2010年11月9日星期二

金本位

“在沒有金本位的情況下,將沒有任何辦法來保護(人民的)儲蓄不被通貨膨脹所吞噬,將沒有安全的財富棲身地。這就是那些福利統計學家激烈反對黃金的秘密。赤字財政簡單地說就是沒收財富的陰謀,而黃金擋住了這個陰險的過程,它充當著財產權的保護者。”

這句說話不是來自佐利克,而是格林斯潘在1966年曾說過的一句話。

鈔票不值錢,資金繼續推高金價。世界銀行行長佐利克表示,正反映黃金繼續擔當全球替代貨幣。他在《金融時報》撰文,提出建立新的全球貨幣體系,由包括美元、日圓和人民幣在內五大貨幣牽頭,這樣可更反映新興市場貨幣環境。

更大膽建議,是佐利克提出重新引入金本位構思,將來主要貨幣走勢,需要參考黃金價格作為全球對物價走勢、以及未來貨幣幣值的指標。佐利克指建議絕對可行,亦是解決全球貨幣戰最好方法,希望二十四峰會討論。

「金本位」早在第二次大戰後實行,1944年來自四十四個國家代表定立「布雷頓森林協議」,同意將匯價與黃金掛勾,建立「金本位」制度穩定各國匯價,刺激經濟復蘇。但在1971年、美國總統尼克遜宣布美元貶值及停止美元兌換黃金,協議因而瓦解。

其實今時今日的信貸增長速度,全球貨幣基礙這四十年間大幅增加,黃金供不應求,央行黃金儲備不夠,恢復「金本位」制完全沒有可能。

那為何佐利克仍要「痴人發夢」?

那要先了解1971年尼克遜為何要廢取金本位制度。當年金本位將美元與黃金掛勾,建議將每安士黃金價格兌35美元,然後其他國家貨幣就和美元掛勾,令各國實行,可以調整的固定匯率制度。

此時貨幣戰爭中的宋鴻兵又是時候出場。

雖然當年尼克遜名義上是因為黃金量不足而建議取消金本位制度,不過在宋鴻兵眼裹,他認為1972年尼克遜取消美元金本位是一場「巨大的陰謀」,因為單單依靠政府信用發行的美聯儲券(美元)已無法維持更高經濟增長。

由黃金變成「In God we Trust」的一紙貨幣,美國可以靠一個「信」字,就不斷輸出美元以經濟實力統治全球。在宋鴻兵眼中,此後近四十年美國為首國家,就是以透支來支持過渡消費,而中國為首國家就以過剩生產來支持這種消費,亦埋下了嚴重的經濟結構不平衡,最終釀成金融海嘯。

今天佐利克再提出金本位,表明上像是對盟主國美國的強美元播了一刀,但實際上大家明白強美元今天只是一個笑話,世人已不再信任美國這種Trust,所以美國必須要找一個新的貨幣取代品。

且以路透今年七月一篇報道為準,世界黃金協會估計全球持金量最高國家,仍然是美國,持有達8133噸黃金,佔外儲72%,不旦拋離第二位德國有兩倍有多,加上「附庸」IMF目前持金達三千噸,加埋比中國(排6位)足足多出十倍!

宋鴻兵預言由於美元的發行過量,未來美元會劇烈貶值,而黃金價格會急速上升。由美國目前的持金量來說,即使變成金本位制度,仍無損其經濟霸主角色,那何樂而不為?

貨幣戰爭早已提出,中國未來的應對策略應是盡快把人民幣與黃金掛鉤,再考慮用「碳排放權」作部分貨幣單位,似乎國家領導人,真的要認真想想這個方案,以免輸了這場貨幣戰爭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