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2月7日星期一

東向西移?

繼續留意下埃及。

局勢改善似有還無。

雖然朝野首次進行對話,不過可能是在野拆穿了政府搞分化的技倆,雙方未能打破僵局,在要求總統穆巴拉克提早落台的問題上,並無共識。

最大反對派穆斯林兄弟會表明,會繼續示威。

愈來愈覺得,今次埃及事變、除了政治因素外,全球糧食恐慌先係今次政局動盪既真正觸發點。

目前埃及全國有一半人口、仍然生活喺每日只有兩美金呢個貧窮線下,試想糧食價格飊升,對居民生活影響有幾重要!

全球糧食價格指數連升七個月,今年一月升到231點,係90年以嚟最高記錄。

農產品當中,糖更加升到上420點,同食用油一樣,喺一月急升半成有多。

主要食糧大米,期貨價格更加多次升停板。

三年嚟,第二次出現全球糧食危機,這個可能先係新興市場想像不到的「黑天鵝」!(抱歉又用呢個字眼,不過真的諗不到更適當形容辭!)

對於新興市場,有一個特色可能是活在發達國家的我們難以想像: 嚴重的貧富差距。

在平日這種差距可能並不明顯,有錢的確是高高在上,窮人雖然活得辛苦,但只要滿足兩餐溫飽,也可以自得其樂!

不過糧食一旦漲價, 中層以至富人可能頂多是「無病呻吟」,但對貧窮線下的、就是面對生死決擇!

目前的中層貧窮,聯合國定義是每日開支二美元,面對漲價,他們要將讀緊書的學童由學校拉回家,同時要減食菜開支、只食米及少量的肉;

對於赤貧,即每日開支一美元,不單要斷肉斷菜,三餐可能只變成一餐,但至少每日還可以食到一餐米飯;

而對於每日開支五十美仙以下,他們面對的就只有死亡。

聯合國統計目前有十億人生活開支是以一美元或更低,經濟學人保守統計糧食漲價兩成,已經有額外多一億人拉入這個水平,即是赤貧。

可想而知,這場無聲的海嘯,影響唔單止中東地區,擔心物價上升會動搖統治,紛紛加大糧食補貼,區內多個國家都作出緊急部署。

南韓總統李明博就話,有需要對全球食品供求短缺,作出關注同應對。

佢擔心,氣候問題會令食品價格,短期繼續上升,當局會成立緊急工作小組研究對策,確保穩定供應。

食品價貴,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話,係天災,由於氣候變化,令農產品失收,而家只係開始。

商品大王羅傑斯就話,係人為,歸咎聯儲局,大印銀紙,推高農產品期貨價格。

伯南克否認,農產品價格升同量化寬鬆政策有關。

不過連高盛都認為,農產品期貨價格急升,主要原因係唔少央行一直唔願意將貨幣政策正常化,製造大量熱錢,流入新興市場,最終亦都將通脹輸入返國內。

政局動盪,而家市場最擔心,係因為埃及事件令資金撒出新興市場。

上星期一共有七十億美元既資金,淨流出新興市場,係三年以嚟最高,亦完全抵銷今年以來流入的40億美元。

英國金融時報話,投資者今年以嚟對埃及觸發既中東局勢不明朗感到憂慮,同時亦關注中國、印度、巴西同其他新興市場有經濟過熱既情況,部署將資金調回歐美。

BARRON'S都話,其實投資者早喺舊年十一月已經開始睇淡新興市場,今年以嚟流入歐美市場就有240億美元,似乎今年「東向西移」先至係大趨勢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