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3月19日星期六

重生

大地震啱啱一個星期,對於過去一個星期日本地震既每一個畫面,都仍然係震撼人心。

可笑既係香港人「盲搶鹽」既情況,連日本人見到都問、到底係東京地震定香港地震?

其實對著日本的民族悲劇,香港人是否可以理智一點?

看看福島核電廠留守既五十人,我們就應更覺羞恥。

其實外界、甚至日本傳媒對佢地所知都唔多,只知核電站出現事故後,800名工作人員大部分撤離,只剩下最後50留守人員,日本傳媒形容,佢地用自己既身體,築起保護福島核電站既最後一道屏障。

據知50人已經係核電廠最低既工作人員數目。其實真實數目應不止50人,因為後來又將廠房留守人數增至181人。

東京電力無透露過佢地姓名,只係知有二十人係志願留下,有三十名係指派既,大部分都係50歲以上。

不過由於每更都要50人輪候,先勉強可以看著核反應埋,所以外界統稱為福島50人。

紐約時報話,由於核電廠已經無晒電力,佢地要喺黑暗中,戴住氧氣筒,身穿防衛衣工作,由於嚴重輻射,每一個都只可以工作幾分鐘,之後交比下一位工作人員,目的都係要冷卻反應埋。

好可惜既係、有美國既核防護專家指,呢50人由於長時間喺強輻射條件下工作,七成既人,好可能喺兩星期內身亡。

對於他們豁出生命保護其他人,我們只能送上遙遙的祝福,但更大問題是、到底日本能否渡過今次難關?

當然最樂觀情況是核事故真係可以受控,不過一旦情況有變,北部真的成了鬼域,結果又如何?

無論經濟學人、與及金融主筆Martin Wolf都不約同表達左相同結論,就係今次災難代價雖然好大,但就係比日本一次「重生」既機會,而佢地亦確信日本人係可以做到。

雖然菅直人喺處理核危機上、反應唔想快,不過經濟學人話,公道啲講,全世界即使係最強既領袖、當佢要面對歷史上最嚴重既地震、海嘯、甚至係核危機,相信處理既手法都唔會有好大分別!

金融時報亞洲版主編、因為今次日本地震飛到當地統領全面報道,佢話地震場面雖然震撼,但令佢更深刻係地震過後日本人既紀律。

第一晚有幾十萬人喺Office過夜,更多既係有幾百萬人好似螞蟻咁行幾個、甚至十個鐘徒步返屋企。

喺超市,雖然一啲重要物資好似係衛生紙、電池都搶購一空,不過其他貨架,市民都只係買一塊面包、一公升牛奶。

有人試過一次買六個面包,就即時被旁人指責!

金融時報話,當全世界對日本遇難後、前景感到不明朗時候,佢卻睇到既日本人係善於身處逆境,亦係呢啲人民可以令日本度過奇跡!

好似我地cafe另一位嘉賓健吾話,日本人的確係好腐腋、無論政府同人民都無前景,不過遇上人類有史以來最嚴重既國難,電信公司開放電話、油站免費供應氣油、便利店免費提供食品飲料、佢話呢個民族表現出嚟既文明,先至真正令人動容。

以往我總是覺得日本人彬彬有禮的背後是過分虛假,但從311起,我就知道只有這個民族,可以能夠承受到這種程度的苦難而不氣餒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