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6月15日星期三

硬著陸

人行遲遲唔願意加息,但現實係民間早已調高借貸利率,即使好似係溫州呢間富裕城市,民間利率已經飊高至四十厘,但更多中小企係願意比息都借唔到錢。

瑞信陶冬批評得好、指出呢個現象正係人行(抑或溫總、甚至更高層次?)貨幣政策失誤做成。

現實係調整貨幣政策以嚟,人行只係識加準備金,雖然收緊流動性有效,但完全干擾左銀行既借貸機制。

變成大銀行只係會向大客戶同國企貸款,令中小企進一步面臨信貸緊縮,未來十二個月應收帳可能進一步上升,最終損害經濟。

陶冬重申,不斷加準備金,令佢覺得內地經濟風險升溫,但當局唔會放慢收緊銀根,一旦有硬著陸跡象,反而會傾向用財政政策應對。

法興更加表明,人行一方面想向外界繼續發出收緊訊號,但最終都係無用到最有力既政策工具調高利率,只係證明人行根本無力控制利率升跌。

經濟內部矛盾重重、但更多關注係經濟會唔會出現硬著陸。

的確、五月固定資產投資上升左百分廿六點七,表面係解除左經濟放緩憂慮。

不過紐約大學教授魯賓尼話,呢個係假象。

佢最近由上海坐高鐵到杭州,列車有一半座位係無人坐,全新既車站有四分三地方係空置,同一時間,上海到杭州仲有高速公路同航機,佢觀察同樣係四分之三空置。

魯賓尼話,過去六十年既歷史證明,經濟硬著陸最大原因係過剩投資,而佢相信內地愈來愈大機會喺2013年會出現硬著陸。

雖然一直覺得魯賓尼是名過其實、不過今次他提出的重複投資、以及產能過剩問題的確是目前內地最令人憂慮的問題。

中央都心知肚明,不早日將目前投資佔GDP過半的現象扭象、早日擴大內需,經濟是遲出會出事!

今天大家都以為硬著陸只是一個笑話,FT 的 Martin Wolf就提醒我們: 要重溫90年代的日本故事。

日本的人均GDP,由50年代較美國只得五分一、跳升到90年代幾乎同美國看齊。

當日日本就像一個經濟奇跡,又有誰想到今天這個比例跌至76%?

中國表面風光,不過Lex已提出,缺乏年輕勞動力(中國15至24歲人口縮減速度是日本兩倍)、資源消秏嚴重(人均僅有0.089公頃耕地)、食品價格飊升做成的社會震盪(近日就經常出動防暴警察平息群眾事件),這些危機都是迫在眉睫!

我信領導人亦明白目前困局,但又要保經濟抗通脹,又實在是Mission Possible!

所以,當下次我再聽到硬著陸三個字時、大概再不敢過分掉以輕心,會認真聽聽對方理據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