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7月8日星期五

數據不數據

呢個星期全球金融市場、都係關注內地經濟同貨幣政策變化。

人行就喺星期三加息,當大家焦點逐步轉移星期六公布既通脹數據,人行行長周小川就選擇呢個時候話比大家聽,呢個數據唔再重要!???

揀左喺周末公布通脹數據前加息,事隔兩日,周小川就話,通脹唔係唯一嘅貨幣政策目標。

喺清華大學論壇上,周小川提到,喺經濟由中央規劃轉型期間,係可容忍一定程度既通脹水平,又指喺控制通脹既問題上,貨幣政策係需要時間觀察效果。

市場一般估計六月既通脹率、會達到百分之六點三,創近三年新高。

但周小川話,六月數據被推高,原因係「翹尾因素」,

周小川話,中國貨幣政策有四個目標,包括低通脹、經濟增長、較高就業率、以及國際收支大體平衡,通脹唔係唯一嘅目標。

罕有喺公開場合講到貨幣政策工具,周小川話,內地一向係結合使用數量型工具,即係存款準備金率,以及運用加息呢類價格型工具進行調控。

佢話一般情況下兩個政策工具作用係相同既,不過有時收唔到預期既效果,可能係同「負利率」有關。

因此有時候使用數量型工具,會比價格型工具理想。

當中最值得注意,係話需要時間觀察貨幣政策成效,係咪即係代表今次加息後,會有好一後時間都唔會再調整利率?

同樣令人奇怪係,周小川首次提到貨幣政策四大目標,除左大家聽慣既「抗通脹保增長」之外,仲提及「相對較高既就業」,似乎都代表左下半年貨幣政策真係有變!

雖然今次發言係喺清華大學、係屬於一次學術性發言,不過貨幣政策呢個咁敏感議題,周行長罕有咁作出咁解釋,怕且都係有微言大義。

以此推斷,難道真係可以七翻身?

1 則留言:

man man 說...

從上月馬頭圍道三級火逃離鬼門關的謝爸爸,昨日攜同5歲幼女出席女兒的追思會,謝父站在台上堅定說出這第一句話,在場逾200名茵怡的家人、師長和同學,都深深感受到他對勇敢女兒的愛。謝父坦言,是女兒的力量令他活下來,但女兒犧牲自己,救了他和幼女,讓他至今久久未能釋懷,「我身心好疲累,我有千言萬語,萬般的不捨得……」

曾荫权班子没有做好工作, 没有好好地处理香港的房屋问题, 没有多推土地, 没有限制黄牛党囤积炒卖, 房价贵, 租金贵, 逼得不少人只能租住这么危险的地方. 曾荫权班子手上持有的房子就不断升值. 我中文不好, 除了以权谋私之外, 我不懂得更准确的形容这班高官. 恐怕这种悲惨的事,会因为曾荫权班子,以后继续发生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