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1日星期四

森巴啟示

巴西突然減息,表面小事一宗。但再次顯示,全球中央銀行呢三年?一直進退失據。

投資者最驚,唔係經濟衰退,而係全球決策根本被市場牽動,財金官員能力備受質疑。

但有伯南克行先,更多央行做盡傻事,都係出師有名。

巴西五兌二票通過加息,會後聲明更出呼意外?長。顯示,連央行本身都知有欠說服力,要自圖其說。但壞先例一開,巴西之外,整個南美洲負面影響極大。

巴西8月通脹率升至百分之7點1,巴西總統羅塞夫?今個星期宣布進一步控制開支,將今年政府財政盈餘目標調高100億雷亞爾,遏抑通脹升溫。

自從美國聯儲局實施第二輪量化寬鬆後,資金大量流入拉丁美洲最大經濟體巴西,刺激貨幣雷亞爾匯價急升,推高當地?通脹。

巴西央行今年除?先後五次加息遏抑通脹外,又實施資本管制,最先啟動對抗美金貶值?「貨幣戰爭」!

巴西央行一方面繼續承認有通脹壓力,但另一方面話全球經濟下滑風險增加,權衡輕重認為加息係合理。根本,巴西就係將全球經濟擺上檯,作為減息合理化理據。

的確,金磚五國之中,巴西經濟轉弱速度最快。最新估計,當地經濟只有百分之三至四增長,但通脹超過百分之七,仍然較過往平均高。全球有跟巴西經濟既分析員都話,央行應該睇定的,否則通脹唔回落,息口一減一加,整個巴西貨幣政策可信性,玩完!

有人話,巴西減息根本係政治決定,羅塞夫總統上台,未能享受前總統羅拉成果,貨幣不斷升值,俾企業不斷施壓。

最後關頭,巴西新任央行行長一月上任後,一方面堅持漸進政策,背後就承認,要同財政部多加協調。

金融時報話,巴西央行獨立性斷送。呢個?緊下屆世界杯主辦國,貨幣如果下跌,最受惠係出國搵食球星。或者原本因為匯兌因素,放棄出國搵食既球員。

巴西做傻事,令外界憧憬新興市場貨幣政策會大反轉,加埋歐美經濟數據確定衰退,九月一日已經為央行連番傻事,正式揭幕。

1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我想问问曾荫权班子, 什么狮子山学会等等'关注'穷人的组织: 住宅楼房, 应该是首先照顾房地产黄牛党囤积炒卖的投资赚钱需要, 还是首先照顾市民置业安居的需要?
全球多国大量印钞票, 房地产黄牛党越来越多, 个头越来越大, 资本越来越雄厚, 小市民买不起房子自住, 还是归咎于他们没有跟个别例子学习, 没有放弃不赚大钱的价值观, 咎由自取?
未来有多少土地可以盖楼, 是由曾荫权班子说的算, 工业楼房如果要改建住宅, 要补多少地价, 也是要问准曾荫权班子. 住房市场的新供应, 量也好, 价也好, 都是相当的控制在曾荫权班子手上, 曾荫权班子又不是普选产生的, 跟前苏联时代新汽车, 新电视机的生产, 有多大区别? 我就是搞不明白, 呢些地产分析家在谈论香港房地产的时候, 我总是听到他们说什么....不要干预自由市场.....自由市场会自动调节.....是不是我白痴了, 搞错了自由市场的定义? 还是弱智的是另有其人?
大街上有一段必经的人行道, 有人做了观察, 每一百个人走过, 就会有两个在这段人行道上摔倒, 管理人行道的可能会说: 这是个别摔倒的人的问题, 管理没有不到位. 后来发生了交通意外, 人行道遭殃, 损坏了, 这时候的观察是, 每一百人里面, 摔倒的有二十个, 没有魄力的管理人现在说: 摔倒的是少数, 责任不在我们. 这样的判断, 人行道的条件只有越来越差. 在新的, 同样的观察里, 摔倒的占了七十个人, 管理人准备推卸责任, 但是在发言之前, 突然冒出了两个评论人, 孙烟民和美国富, 对摔倒的人破口大骂: 不是有人安全走过嘛? 摔倒了是你们比不上人, 还能埋怨谁?
我不知道其他人的界线在哪里, 呢些希望基本置业自住的, 如果只有一半财务上真的有能力承担, 这个已经是系统性的问题, 不能说是个人的问题, 可能是房子的供应不反映民意, 可能是黄牛党没有受到适当的管理, 可能是人口政策有缺失等等. 把问题从系统性误解为个别性, 反映评论人分析能力低, 解决问题固然无望, 也让被动的, 受影响的人产生反感.
曾荫权在最近一次立法会的答问大会里表示, 香港现在的房屋问题是部分中产没有能力买房, 享受不了地产市场在升浪里带来的利润. 这个真的是他的想法? 这里我只能说, 把质疑自己意见的, 简单的扣上贪便宜, 自私自利的帽子, 旨在摸黑, 推卸责任, 乃小人也.
看了前周六晚上7:30的新闻透视, 我倍加憎恨: 曾荫权, 狮子山学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