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9月26日星期一

歐洲高血壓

當默克爾公開對著電視機話自己有高血壓、要接受治療,有資深中環人已經暗叫不妙!!!
 
作為政治女強人,又係全球影響力最大既女姓,新一代鐵娘子公開話自己身體有事,表面就係公開想搏同情。
 
但想想戴卓爾夫人在位十一年內,幾時見佢呻過辛苦?
 
唯一一次就係喺人民大會堂前跌一跤、就尊定左今時今日香港既命運!
 
所以金融時報專欄話,從未見過歐洲既政治家、上星期喺華盛頓出席IMF年會時候,個樣係咁恐慌!
 
計我話,係市場對著佢地個樣感到恐慌先啱!
 
一場希臘債務危機2.0,就完全暴露佢地手足無措、做事荒失失既表現,好似FT批評,明明已經係系統性風險,但就將EFSF設計成只係針對細少國家,又完全學唔識玩財技、連點做槓杆化都唔識!
 
佢地一日都黑只係講:
不要歐元債券
不要救市基金
不要歐元區解體
不要拯救銀行,
淨係識係度講NONONO。
 
當危機己經擴散到下一階段,班「大帝」仲係喺度糾纏到底係要對EFSF作技街性修訂、定係要收抵押品,徹徹底底係Behind the Curve!
 
其實到今時今日,歐洲既未來、已經完全繫於一個EFSF身上,市場都開始擁現更多有建設性既建議,有經濟學家就建議比EFSF一個銀行牌照,等佢地可以喺歐洲央行身上取得資金進行槓杆化,一旦擴大到四萬億歐元,何止希臘,買起晒五隻豬都不成問題!
 
難得係有大行居然係叫歐洲學我地曾特首98年入市取經,話當年政府入市買起一成半流通量藍籌,就成功打退大鱷、幾乎令索羅斯輸突,認為歐洲一樣可以照辦煮碗。
 
擦鞋擦到出晒面,唔通綠藍銀行真係想趁獅子病、取代埋佢地位?
 
似乎歐央行亦意識事態嚴重,佢地已經考慮重新啟動擔保債券購買計劃,即係歐洲QE~!
 
既然歐洲可以無限量引錢,聯儲局亦唔應該再手軟,特別係面對通縮威脅可能重臨,華爾街已經唔再係講緊QE3,而係要求QE Infinity,即係無限量QE,如果真有其事,大概先可以解釋到點解歐洲市可以有反彈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