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11日星期二

激素

內地用過四萬億激素,催谷經濟,依家證明唔係一枝營養大補針就收效,激素副作用之大,今日各方仲嘗緊苦果!

但壞習慣難改,阿爺終於忍唔著,打左枝「匯金」激素。

零八年以嚟,今次已經係第三次出動匯金激素,但對內地股市效用,三次之中最細。

內地股民羊群效應比任何一個市場為大,點解匯金激素今次無力呢?

現實係同胞買股,從來只睇概念,唔理估值,同佢地講市盈率、帳面值,你問下一批分析員,肯定無人會理你。

中央行錯一步,係唔夠針對性。要收激素效應,好應該用匯金買中小板股份。

一嚟,內地蟹民有機會走貨,二嚟可以收到曲線救中小企之效。

不可否認,阿爺谷經濟有一手,但控經濟水平仲有距離。正如美林所講,幾次因為結構問題造成調整市,當局都係靠印花稅、停批新股、甚至發人民日報社論呢的小動作應對。

中國經濟唔會大爆,至少短期內唔會出現。但匯金激素一出,太多負面分析同揣測。瑞信陶冬講得岩,中國今時唔同往日,依家受太多結構問題拖累,好似中小企,地方債,以及泡沬等。

外國傳媒對今次匯金增持內銀,抱有懷疑態度。

連華爾街日報,亦趁今次匯金增持,以長篇文章質疑中央係刻意托市,因為外國投資者,已經開始對內地既企業盈利、甚至經濟數據既真確性,抱有懷疑態度,而唔少資金開始減持拋售點心債同人民幣遠期合約。

投資者開始唔相信政府公佈既統計數據、唔信公司公布既盈利、甚至唔信政府官員既評論。
唔信歸唔信,同歐美既債務及經濟放緩問題比較、內地唔代表無能力拆彈。

兩個當前最大隱憂,包括出口放緩同樓市泡沬,計一計數,出口佔既經濟增長既比例,已經由零七年既35%,降至兩成七,瑞銀就計過,出口放緩最多只會影響GDP一個百分點。

樓市、特別係房地產業既固定資產投資,舊年佔左本地生產總值一成四,雖然黃金周「不黃金」、但人口流動同工資增長,仍然被認為足以支持樓市。

至於超過十萬億人民幣既地方債,雖然有機會增加銀行壞帳,不過以上半年整體不良貸款比率唔夠百分之一,內銀似乎仍然有能力吸收。

何況以內地公共財赤佔GDP比重只有六至八成,同美國既九成四、或者日本既百分之二百二十,仍然有好大距離。

當然,外國有懷疑,唔係唔合理,嚟緊,會有好多高層會議,分析經濟形勢。

講真最直接最簡單方法,係中央根本咩都唔使做,只要拿出誠意,講出事實真相,兼有數據支持,一直存在既信任問題,先有望改善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