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0月12日星期三

翻生

人之將至,特首打倒昨日的我。舊年力拒,今年還迎。

於是,居屋翻生,加埋繼續有公屋,同置安心。情況等於十年前,居屋,公屋,夾屋樣樣齊!

特首份施政報告極長,用上兩個鐘宣讀。骨子裡,根本係一份樓市政策報告,因為篇幅最多,亦行喺最頭。

希望當係,不滿佢既市民,見到居屋兩個字,就怒氣全消。

特首話,樓價升,脫離購買力,政府需要介入。依家先做,一般覺得太遲。以特首講,第時四,五百呎單位,要百五至二百萬,呎價唔算太平,而且售價按申請人入息計,太複雜,太不可行。

政府從來無可能滿足所有人訴求。全新政策下,月入四萬或以下家庭夠資格受政府資助,有人批評門檻太高。

土地傾斜做住宅,又會有人批評再造成另類土地政策問題,遲下寫字樓租金繼續急升,影響競爭力。

其實復建居屋大家早有心理準備,反而令人意外係無諗過出手咁闊綽,因為五年禁售期後、賣樓唔駛再按市價補地價,等同可以享受樓市升值!

有分析員批評,咁係以大量公帑傾斜用嚟資助人買樓,形容就好似「中六合彩」。

假設家庭收入三萬蚊樓下、就夠資格做新居屋業主,預買二百萬樓下嘅樓,政府實際補貼咗幾多呢﹖

睇番將會有新居屋嘅沙田,而家一般細單位市值三百幾萬,咁計法、政府每個居屋就補貼咗至少百五萬,

樓價平啲嘅元朗同荃灣、都起碼補貼幾十萬。

如果將來樓價升,佢哋都唔駛按未來市值補地價,可以受惠樓價上升,有分析員批評,復建居屋、係將公帑傾斜資助少數人買樓。

不過更令人關注係而家近三十萬未補價既居屋居民,咁佢地既居屋係點處理,係咪可以好似新居屋咁,補地價可以鎖定喺買入時水平?

政府就留左條尾巴,話要顧及現有居屋既公平性,但到底界線點定,如果真係用二、三十年前買入價,好多居屋業主一覺瞓醒就會成為百萬富翁!

何況對於已補地價的業主又點處理? 估計為免更多人眼紅,頂多只會係劃條界線,一切由當日開始計數!

其實睇成分特首報告、一開始,提出一個政府本應有既三大目標,就係令市民分享繁榮成果,改善生活,同埋安居樂業。

無錯,佢任內經濟出奇地好,但同期貧窮人數,出奇地升得多。

因為樓市爆破,政府退出市場,徹底將主導權俾發展商,自於二零零二年,曾先生可以巧妙將隻鑊送俾董生。

但貧富懸殊惡化,作為政府佢某程度上責無旁貸。

佢自稱政治家,自有政治家技巧。所以一早封死後路,話香港資本主義,好難解決貧富懸殊,又對社會對政府介入再分配要求既聲音增加,話有疑問。

講真,即係話俾人聽,除左居屋復建之外,我技窮至此。

施政報告,唔係樓市政策報告。而係為市民需要制定施政藍圖。

市民需要,唔係一層樓咁簡單,況且弱勢社群,根本唔敢諗個樓市。有人俾施政報告九十分,但將問題放遠,肯定施政報告唔值咁多。

大市場,小政府係曾特首創立既口號,零六年率先激死佛利民。佢認為,市場同企業家要先行一步,已經係錯誤假設。又講到,香港有三個A評級,股市集資全球排第一。

既然話自己係政治家,呢的功,就無謂邀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