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1年11月25日星期五

不流血的歐洲政變事件

話過唔會容許被金融市場「綁架」,但現實係默克爾唔能夠唔考慮、星期三德國拍賣債息既惡劣反應。

太平洋資產管理話,德債息率09年以來首次高過財赤問題更嚴重既英國,市場已經清析表明、德國國債唔再係安全既資產。美林更形容、市場已經認同歐元資產,已變成「不可投資」(Uninvestable)既工具。

所謂的財政聯盟,其實就係指擴大歐洲法院既權力,可以裁決要求成員國強制執行削債。

同時歐盟專員亦成為歐盟區內既「超級財長」,有權力向唔能夠執行財政紀律國家、施加懲罰。

華爾街日報同金融時報都話,雖然默克爾口頭上唔願意作出任何承諾,不過喺成立左共同財政聯盟後、相信佢喺面對國內反對勢力下,最終都會妥協。

不過問題係、到底是三數五月、抑或三五七年? 市場等唔等到呢一日?

解鈴還需繫鈴人,歐債問題,德國作主。經濟學人大鬧完意大利前總理貝盧斯科尼係歐元罪人後,就愈鬧愈激,矛頭依家直指德國。

經濟學人最新一期話,德國同歐央行唔行動,歐元幾星期內瓦解。對德國總理默克爾,佢地唔客氣,暗示佢有能力踢走貝盧,同帕潘德里歐,但未必有能力推低債息。

到底呢的係咪激漲法,不得而知。雖然我地都好唔明,德國到底搞邊科。但有睇德國足球,你從來知道日爾曼民族既有機動性,亦有部署,從來唔會急他人所急。

所以,德國贏波多,輸既少。但每次都係臨完場,入一球波就算。

黃金戰士潘國光形容,意大利,同希臘領導被撤換,係一場由歐盟策劃既非流血政變,因為現任兩位總理已經不再是由人民選出,而係由歐盟、歐央行同IMF三頭馬車成為攝政王。

如果信既話,德法,特別係德國,下一步就係直接或間接踢走毫無前途,只有負累既歐元。進行完清洗之後,他日既歐元,就係嚟自新歐元國成員。

德國基於歷史包袱,要歐央行印鈔,就等於要德國退出。

印鈔機會不大,歐元共同債,阿太無封死後路。外國分析亦相信,只要成功修改歐盟條約,歐元區成員進一步拱手相讓主權,日後一切德國話事為主,咁歐元債就會出現。

默克爾呢步棋,愈玩愈明顯。德國退出歐元,唔會係首選。因為佢會無左相對強國優勢,亦唔可以喺匯率上攞著數。

零八至一一年十多個年頭,德國正正受惠係歐元區龍頭,發債成本慳左超過二
百億美金,出口增長亦因為歐元弱勢而大大跑贏日本及英國。

所以夠膽說,今日的歐豬五國,除了起因自己貪威識食外,德國其實亦有分將自己今日的幸福、建築在這些歐豬身上。

有人會質疑,依家形勢危急,德國債息都抽高,唔等得好耐。但唔好忘記,德國十年債息雖然升左,但都係兩厘二咁大把,零八年同期債息係四厘多。德國仍然玩得起。

況且你記著,日爾曼強項係打持久戰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