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3月23日星期五

勇敢新世界?

政治事件,歷史證明往往到最後會係一個Non event

但中環人今次明顯唔係咁諗。

話不明朗,甚至驚,有道理。因為政治學者話,今次其實係九七年以嚟,香港最大規模既一次大換班。

當年,改過區徵,換枝國旗,但今次,好多人疑問係,仲有無咁簡單?!

幾個月嚟,成個局變化之快,無人拆到,得個估字。

大行美林話,換特首無影響,因為聯匯不改,核心經濟環境唔會有變。

但,將來講既金融發展局角色係點?

係咪會現行三層架構下,加多一層?

財金班底咩人?又係要關注!!

里昂夠老實,講得直接,就係一注獨沽地產股。原因有幾個,一,履行政綱承諾。二,往跡,三、跟緊中央,四,攞民意,為五年後鋪路。

的確,眾地產股一周累積跌幅明顯,由介乎百分之一,至大約百分之九不等。當中,恒隆跌最少,新地,信和,長實跌最多。

我地之前在 開市埋位曾經開出過一個Pair Trade提議,代號係L101S1

結果依家揭曉,二月中以嚟,長實累積跌超過百分之十,恒隆同期跌近半成。

近幾日,外國主流都開始連載有關香港既專題。

星期四一個標題,極之抵死。標題總結過去五年,話到「曾氏皇朝底下,香港成為左最污糟既金融中心」!

不要被標題嚇怕,細看內文,原來係批評香港空氣質素,同污染問題。

同樣,WSJ一樣有一篇題為「香港特首選舉娛樂了誰?」的文章,大意是梁振英後來居上﹐預計他將在週日的選舉中獲勝﹐而儘管選舉醜聞像娛樂片一樣吸引眼球﹐但香港其實已經再沒有時間逃避現實。

Capital Economics就列出一大埋耳熟能詳的挑戰: 不斷放緩的出口﹑不斷擴大的收入不均以及容易發生泡沫的樓市。

而歷史提醒我們﹐樓市極容易受到政府更替的影響。1997年樓市崩漬就是在香港回歸的時候。

文章最終推測﹐梁振英將傾向一種帶有更濃重家長式作風的新加坡式管理方法,而結果可能是遭到市民本能反對。

更令Capital Economics關注,是新特首會否考慮調整聯匯?畢竟﹐聯繫匯率制正是香港高樓價和輸入型通脹的根源所在﹐而兩者正是推動香港創下歷史最大收入差距的因素。

但有無諗過邊個邊個做特首,其實會最少短期都會利好股市?

呢個道理,其實歐美市場經驗得出嚟,因為金融市場表現,都係一個衡量市場信心既指標。

直接些講,要改變市況走勢,比改變其他事,難度較低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