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4月27日星期五

迷失日本

村上春樹挪威的森林有一句「每個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森林,也許我們從未不曾走過,但一直在那,總會在那,迷失的人迷失了」!!

森林,同迷失,正係日本,迷失亦一直在那。北韓兩星期左右前,發射衛星失敗,日本最新亦發射飛彈,不過係銀紙飛彈,今次耐的,大約四十分鐘證實失敗。

日本央行加碼十萬億日圓買債,有兩個錯誤地方。一,無好好管理市場預期,因為政客預先
放風,收唔到貨幣政策突而其來之效。二,係數字上取巧。

一方面加碼,同時間信貸援助規模減鎊,一加一減,實際量鬆規模其實五萬億日圓,屬於預期下限。

明眼人都知,日本政府想寬鬆多過央行。日官員可能覺得,既然二月政策收效,一定要繼續。但可能忽略當時有巧合。包括美國數據好,歐洲低息融資貸款,英國央行出招,全地球都係錢,製造日本寬鬆終於成功既假象。

美銀美林形容得好,認定日本央行已經俾政治、市場同傳媒「騎劫」咗,無咗自主性。相信嚟緊嘅政策,會受住政治壓力、同市場預期左右。

受威逼之下,日本央行做左搖控電子狗。各大投資銀行認定,日本央行會不停印,唔會停。

今次巧合係,按匯豐計算,買債規模加埋之前既數目,其實夠買曬財務省今年到出年既發債目標。呢種左手印完,右手買,學者講,就係最差既QE。

事到如今,央行總裁白川芳明好應該諗下去留,否則佢只會繼續做印鈔電子狗。

央行存在性有幾多,在於有無獨立。國會對白川芳明是否尊重,唔需要佢講,全世界都知。為逼佢印錢,國會除左喺央行委員委任上,阻頭阻勢之外,日本傳媒一度報道,國會一度要求,白川離國要事先申請。

白川唔知有無膽量,脫下印鈔電子狗之身,就算佢無膽,急於求成既日本政府,其實大有好人選,點解唔索性向花旗大佬求援,借用伯南克坐陣日本央行!!

由伯南克暫時坐陣日本央行有兩樣好處。首先佢係鬼佬,日本對鬼佬特別恭敬,國會同內閣未必會對佢太大施壓。

第二,伯老美國搞QE,目的之一係要證明佢用日本QE失敗做個案,研究既貨幣政策係岩。
既然佢以日本為師,不如直接幫日本,對伯南克嚟講,最少喺日本唔會俾克魯明指指點點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