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1日星期五

血色六月

六月伊始,諸事不順?

壞消息像是預早夾定,一浪接一浪,先是內地PMI 走樣、繼而是歐洲PMI 落至三年低位,最後以新增非農業職位只增長6.9萬分作為完美結局。

結果歐美股市大跌、油價更出現恐慌性拋售。

世事豈有巧合如此?

更值得恐慌其實仲債市。

先係美國十年債息跌穿一厘六,創歷史新低。

德國債息更罕有出現負回報,投資者寧願罰息,都要將資金泊入。

早喺今年初已經預測利率會跌穿呢個水平,格羅斯形容,美債回報雖然唔吸引,但就好似喺污漕衫入面揀一件最乾淨既、同德國債券一樣成為避險既天堂,投資者就算係負回報、都要將資金泊入。

佢相信呢次大型既「去槓杆化」過程會係歷史少見,歷時會係數年時間。

格羅斯預測,希臘最終都要脫離歐元區,相信股市可以有反彈既投資者注定失望,要穩陣、佢建議考慮買入「抗通脹債券」。

那不就是本港推出的iBond??

其實好像黃金戰士潘國光所言,2012年會否就是2008翻版? 而家已經嗅到血腥味?

先說希臘,其實如琴日大摩「四個離婚、一個葬禮」的講法,幾乎大家都認定希臘一旦脫離歐元區,其實股市係升機會多過跌。

反而令人苦惱是西班牙,到今天都看不到有何出路?

其實如經濟學人就指,西班牙問題唔同希臘、現屆政府已經採取措施削赤,甚至將債務上限寫入憲法。

目前西班牙政府債務只係佔GDP七成,更低於德國。

問題係目前西班牙銀行體系疲弱、要解決問題就要動用公帑注資,可能要動用一千億歐元、佔GDP超過一成,結果又變成財赤惡化。

經濟學人話,歐盟領袖而家喺時候盡快取得共識,透過救市基金向當地銀行注資,咁先有機會拯救西班牙。

市場而家顯然係同央行博奕,到底是那一邊先失去耐性,向對方投降? 那將是主導下半年投資市場的方向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