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6月8日星期五

棋局

記憶所及,中國三年幾嚟首次減息,論震憾力,今次最強。但論破壞力,亦可能係今次最強。

撇開數據好與壞,經濟有幾差問題。

金融時報形容得好,周小川依家等於捉緊國際象棋,陷入ZugZwang「呎步難移」既棋局,無論步棋點行,都好容易滿盤皆落索。擔心下錯一步,成個局最後會輸曬!

無疑,國際市場夾雜央行博奕之中,政策左右市況,貝萊德老總,半年前話百分百資金買股,依家話預測市況難,並唔係不負責任言論。

的確、零八年雷曼倒閉後、人行連同七國央行聯手減息,啟動第一輪寬鬆措施,印象記憶尤新。

四年後面對另一輪相同困局,有行動既、集中喺新興市場例如巴西、印度、或者係過早加息既澳洲,發達國家未見行動。

小川行長做先頭部隊,無疑俾人背城借一之感。但更直接影響係,利率市場化步伐行得比預期快,因為之前內地專家無估過第一步會俾埋存款利率上浮。

內銀步入夕陽,中環分析員指,未來一段時間走勢係有波幅,無升幅。簡單一個算術,上調存款浮動波幅後,大銀行存貸息差由三厘一五,降至兩厘九,降幅超過二十點子。

存款高息左,資金流入,咁流動性陷阱不單止無解決,而且更嚴重左。

所以這個被市場視為邁向利率市場化重要嘅第一步,但代價就是銀行會成為犧牲品!

今年係咪比零八零九年差,基本係。G20國經濟同一時間放緩,未見有改善,上次唔係咁。

經濟學人封面社論用一艘沉輪,形容依家全球經濟,隻沉輪則邊,加左一句句子,係叫默克爾唔該妳開動引擎。

經濟學人話,全球經濟即將步入危機,前景繫於默克爾一人。聽落去,合理,但客觀分析,依家全球問題,唔係默克爾全部一手造成,就算佢肯放水,肯放底通脹包袱,願意出錢出力救每一隻豬,難道全球有救??!

黃金戰士潘國光半年前已預言,金融市場已經成為政治角力場,各國各有盤算。有歐債問題一日,美國繼續受惠,所以美國會唔會出力救市,好成疑問。

歐洲固然亂局一片,部份就歸咎美國為首金融機構製造恐慌。而中國,由信歐洲,到近期任何歐洲資產都敬而遠之,結果率先被夾,走上減息之路。

行得一步,市場預你行更多步,做更多野,有幾弊,計唔到。

講番經濟學人,默克爾成為唯一全球救星,抬舉佢之餘,亦淡化過去三年央行錯得太多,錯得太深。

歐洲係後知後覺,但美國過份先知先覺,一輪寬鬆唔夠,做足兩輪半,製造通脹之後,經濟再被通脹蠶食,至於祖國,當日充大頭鬼,爛局未完。

全球金融同經濟問題,要全球合作解決,呢句係廢話,因為經濟同金融市場係戰爭既一種。
打仗,點會有合作呢?又係黃金戰士,講過一做QE,就一世QE。

經濟及市場止痛劑,份量只會愈開愈多。香港高舉背靠祖國,面向世界,當日係賣點,依家係前景既疑點。財金官員夢醒過後,似乎要為未來會發生既事,做做周詳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