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8月13日星期一

佔據

佔據華爾街行動既香港版,佔領中環行動,歷時十個月。
 
因應匯豐入稟,法庭下逐客令,要佔領中環行動成員,八月廿七日晚九點要撤走。
 
法庭既理據,係佔用者已經超出使用通道的權利,而且無任何法律基礎繼續佔用有關地方,所以接納匯豐既要求。
 
但法律理據之外,香港既佔據中環行動,由高峰期一百人,到只剩十個,背後訊息反而係,舊年十月既全球佔領華爾街行動,已經無疾而終。
 
無論始祖紐約,倫敦,繼有悉尼,東京等,舊年十月,打正全球貧富懸殊,「九十九比一」既佔領華爾街日街,雷聲極大,十個月過後,卻係雨點極細。
 
如果睇數字,當日美國最少有萬二篇相關報道,五成四被訪者支持行動,紐約發起組識,一個月內最少籌到五十萬美金。
 
但到今年五月,美國媒體報道篇幅,一個月加埋唔夠一千,七成一受訪者改口話唔支持紐約組織行動。
 
既然開宗明義,主題正確,唔少學者都企圖搵出佔領行動雷聲大,雨點小既理由。
 
部份認為係缺乏領袖,部份相信,係社會有變,完全不能同六,七十年代嬉皮士運動相題並論。
 
無疑,從更實際角度諗,貧富懸殊,金融機構唯利是圖主旨鮮明,反對有理,但接著再問,咁點呢?有咩提議?
 
行動參與人可能部份支吾以對。無論克魯明,索羅斯,當日公開支持運動,但轉眼間,大戶行動率先表明,搵食緊要,生活繼續。
 
同樣,跟六,七十年代火紅歲月不同,一時熱鬧之後,大家回復平靜,因為比起反戰,貧富不均更加抽象,更甚係,自盤古初開問題根本一直存在。
 
要扭轉,除非有比偉人、更偉人既人出現,否則後生仔寧願排隊睇大型品牌連鎖店開張,都唔會同你講社會現象。
 
學者話,全球佔領行動贏勢輸陣。摩通巨鯨虧損,巴克萊同業拆息操控,匯豐,渣打洗黑錢事件,從另一個角度睇,反而係金融機構東事發。
 
更實際去想,係咪解決左華爾街,國有化所有金融機構,貧富懸殊就會消失?喺香港既環境,要堅尼系數見零,似乎係零機會。
 
但有趣係,美國大學統計二千二百三十三份報章,就發現舊年十月以嚟,媒體提及收入不均,貧富懸殊既次數就大幅增加。
 
諾貝爾獎經濟學得克Joseph Stiglitz 就由佔領華爾街行動出發、引起佢寫The Price of Inequality: How Today"s Divieded Society Endangers Our Future. 當中探討的,正是這個「一比九十九」,財富只積聚在百分之一人手上,無論在政治及經濟制度上引發的市場失效問題。  
 
至少由這個角度出發,雖然不論佔領華爾街定皇后大道都要撤走,但最少可以喚醒部分人的心,也不能說功敗垂成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