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8月20日星期一

DRAGHI PUT

暑假結束,歐洲主帥再要為歐債問題繼續戰鬥。德拉吉一句BELIEVE ME藥力仍在,歐洲股市已經連升十周,八七年以嚟僅僅試過五次。
 
歐洲人比美國可能忠厚,而金融市場更反映,佢地原來更天性樂觀!!
 
DRAGHI PUT,有效期可能即將屆滿,因為九月大限明顯不過。
 
德國媒體先刊載財長訪問,又再引述歐央行委員說話,底線盡在不言中,就係意,西可救,希臘難留。
 
無疑,市場情緒傾向憧憬意西獲救屬於利好,但希臘出局?三個月前形容係世界末日,何解九十日後,就全無反應?
 
最新版本係救市大計,係為意西歐豬之首債息設定上限,市場部份解讀為無限量買債,如果咁諗未免難得很!!
 
撇除救市基金規模,所謂債息上限,實際係意西國債之限,同德債債息差距設限。既然如此,亦代表將來救市基金可以買意西債,但同樣可以透過沽德債,去維持息差。
 
債差上限行得通嗎?學術上可以,伯南克亦研究過,但認為執行有困難,歐洲如果破天荒息率設限,首先要解決錢既問題?
 
無論五千,定七千億好,規模低於美國一次QE。其次,市場睇淡歐債,究其原因唔係債息高,而係債務太多,債息上設解決唔到根本問題,會唔會觸發更多資金買德國國債,曲線拉高息差,從而圖利,值得思考。
 
無可否認,用德債做指標,歐洲今次所謂認認真真,受益仍然係德國。明顯,只要市場睇淡意大利,西班牙前景不變,德國,奧地利,甚至法國國債,仍然受惠。
 
荷蘭鹿特丹大學學者早日提出更創新既解決辦法,就係息率補貼概念。
 
息率概念背景有二,一係歐洲無錢買債,二,係德國為首安全國家,債息唔正常既低,係歐債危機既得利益既結果,簡而言之係有發死人財之嫌。
 
經濟學上,呢種就係界外效應。學者認為,與其令德國為首座享其成,倒不如計算出,德國國債合理值,扣減佢地因為受益歐豬無用、額外得益節省既利益開支出嚟,作為債息補貼既資金。
 
簡單講,沒有歐債既話,德國十年債息可能係兩厘,但依家因為市場避險令債息只有一厘,咁德國就應該將慳到既一厘利息開支部份或全部攞出嚟做補貼,學者計算有關計劃涉及真正資金遠遠低於市場估計,但好處係歐洲唔怕無錢,德國亦無需要驚印錢。
 
毫無疑問,德國取態關鍵,但從機會與成本角度,相比冒其他風險,加碼救市基金等等,德國經濟同政治成本最低,亦用不著真金百銀打救歐豬。
 
其實如果默克爾肯起示範榜樣,下回全球金融危機,大家亦大有理由可以「劍指」花旗國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