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17日星期一

為誰歡喜為誰憂?‏


市場為QE而歡喜。

市場亦為QE而煩腦。

伯南克啟動QE3,股市,商品,甚至匯市全線上升。

不過講到底,QE目標係要救就業市場,問題係點救?

歐美傳媒開始將焦點討論QE既「傳導作用」。

今次QE集中購買MBS按揭抵押證券,金融時報話,好大理由係伯南克希望透過樓市復蘇,可以帶動消費同就業市場。

不過銀行界話,QE3只會令伯南克第三次失望。

美國指標既三十年按揭定息利率,回落至3厘55左右水平,比起2010年初5厘顯注回落,理論上QE係會幫到置業人士供樓負擔。

不過銀行表明,負責審批按揭既部門同中介機構,根本無意慾向貸款人減低息率,特別係而家審批時間延長到一至三個月,加上監管要求、令銀行要加派數以千計既人手處理,更無意慾減低按揭利率。

以星期五按揭抵押證券孳息率回落左三十點子,但同按揭利率既利差、仍然高達近一厘半,比起以往既半厘高好多,反映問題已經變成結構性。

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話,佢年半前曾經相信,QE靠樓市產生傳導作用,但事後判斷樓市既缺口可能比佢預期大。

克魯明話,佢始終懷疑,無左財政政策,單靠QE仍然係難以推動經濟復蘇。

更不明朗係通脹前景,同前兩輪QE唔同,當時好大目標係要對抗通縮,但上星期公布既消費物價指數,已上升到三年嚟最高。

即使財富效應真係令消費信貸有起色,但企業係咪願意增加投資,都成好大疑問。

趁著低息環境,大企業的確願意借貸,不過資金並非用作投資,部分回購股分,甚至寧願持有現金,但無新錢可以投入私人市場。

呢個由全球製造業指數疲弱,可見一班。

相比起股市投資者,金融時報話大企業既行政總裁、似乎對伯南克既派錢招數更加無信心。

數遠些,亞洲更成為首新興市場係伯南克政策受害者。 



前銀監會主席劉明康更用四個字形容伯
南克.......「不負責任」。


劉明康不滿可以理解,因為潛在新一批大量熱錢,令中央喺保增長同控通脹之間更難選擇。

簡易解讀、係無限QE一出,令中國政策彈性更細。

以往內地每次數據差,經濟師都估會好快減準備金率。

但伯南克銀彈政策令大行轉軚。潛在通脹壓力令佢地原先估人行餘下時間會減息,同最少減兩次準備金率,依家話,機會不大。
 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