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11日星期二

社會融資



七月新增貸款七千零三億,社會融資總量連續兩個月破萬億,牛市經濟師話,鬆一口氣了。

花旗指,信貸寬鬆作用反映,減低經濟下行風險,更估當局全年新增貸款目標已經上調到八萬五千億。

佢有佢牛,唔少中環人就繼續有保留。的確,過萬億社會融資規模大數,對內地資金不足假設似乎不攻自破,有錢萬事足?

係咪咁簡單?,事關逾萬億入面,除左信託貸款充斥之外,企債涉及近二千六百億,相當於社會融資規模兩成八。

周小川一直強調社會融資數據重要,企債主導融資,相關比重由三,四月份佔比唔夠一成,升至呢兩個月兩成以上,貸款佔比五成,股票融資更僅得百分之一點六。

換句話講,內地融資機制其實已經由股,債,同銀行貸款三頭馬車,淪為只靠債市。

講得好聽,就係發展債市,但更現實係銀行唔肯借,同市場唔想借。前者怕壞帳,後者要考慮借貸成本,因為目前內地銀行貸款實際借貸利率超過八厘,相反內地買賣既企債成本,部份仍然低至兩厘,借貸同發債成本極不平衡之下,就造成債券大旺,單天保至尊局面。

中環人形容,依重債券融資,風險不能不正視。原因係,以內地在岸債,同離岸點心債債息相比,在岸遠低於離岸,背後原因唔係資金流動性問題咁簡單,而係風險計算不盡不同。

為,內地企業債券,到二零一二年今日為止,字典入面都無「違約」呢兩個字。

野村同渣打都相信,八月既社會融資顯注回升,反映基建投資資金到位,表明中央係睇到經濟下行風險加大,係採取左更前瞻性既措施,野村更預期,喺寬鬆措施下,到第四季經濟可以有強力反彈。

社會融資總量有令人疑問地方,八月七千多億新增貸款同樣係咁。如果睇番細分數字,七千多億,近四成係住戶新增貸款,而一向認為最反映銀行借貸意慾,最代表貸款投入實體經濟既企業中長期貸款,萬內只有一千二百億,佔比一成六,比七月時一成七少,較正常合理既四成左右水平,更係少得唔正常。

正如陶冬所言,八月數字在在確認,民間企業資金困難依然。中環人話,內地銀行七成盈利靠借貸,但持續幾個月,近半貸款要由住戶需求充撐,銀行盈利怎麼辦?

已經唔再係意見分歧既問題,而係已有共識。

睇番八月新增貸款同社會融資大數,講到尾,銀行不願貸,資金還是緊,成本仍然高。

同時間,新增存款五千多億,居民存款止跌為升,多番一千億,但銀行還是要透過拆借市場拆入資金,到底點解,依然係大感不惑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