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9月3日星期一

Jackson Hole


上星期五、由紐約到倫敦、由里斯本到香港,全世界都播著同一個晝面。

伯南克自然係主角,不過佢身邊人都大有來頭,正係伯老「師傅」、以色列央行行長費沙是也。

今年既「Jackson Hole」年會,歐央行繼任人超級馬里奧缺席,所以伯南克唯有搵自己師傅頂當!

伯老既演辭呢個周末都有唔少演繹,詳情唔再講,不過反而想喺佢分演說中,搵下有「微言大義」!

有細心睇個十多頁既講辭,雖然只有4600字,但居然引用左40個Reference,而且伯南克仲QUOTE 左五大經濟師名師,支持自己一套非常規既寬鬆措施。

不過細心一睇,當中包括既三大諾獎得主之中,居然有「凱恩斯學派」James Tobin,同「芝加哥學派」、貨幣學系始祖佛利民,就令整個經濟學界相當奇怪!

無錯,引經據典支持自己做法唔係罪,不過「監生」將人家理論套用到自己既學說,似乎就有點牽強!

對近代經濟稍有認識都知,喺伯南克仲喺哈佛同MIT 圖書館日挫夜挫既年代,當時托賓同佛利民已經係勢成水火,可以話大纜都扯唔埋。

托賓鼓吹以減稅同增加政府開支來刺激經濟、創造就業,不過佛老就認為呢啲係多餘動作,收效唔大,認為只有貨幣政策先係「王道」!

可以將兩者擺埋一齊支持自己,係伯南克搵到托老1965年一分Journal,提出喺三十年代美國經濟大蕭條期間,提出聯儲局應該購入長債推低利率,幾乎就係而家QE既始祖!

至於佛利民,伯南克引述既就係佢二千年喺加拿中央行年會上發言,就係支持日本央行應該不斷買入長期國債直至經濟復蘇。

兩篇文章結論相近,不過唔好唔記得前後相差35年!何況托老之所以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,主力都係佢對凱恩斯經濟學說既進一步推廣、其次就係佢提出「Tobin Tax」,即係鼓吹向外匯市場徵稅,至於佢呢個1965年既論文,恐怕只有伯南克、同托賓既學生,現任聯儲局副主席「耶倫」先記得!

不過自己一直聲稱、係受到佛利民啟蒙既伯南克,重提佛老二千年文章,其實呢個先真正既整分演說既「微言大義」,因為已經代表左「無限QE」! 

因為按佛利民既前提、就喺經濟出現復蘇之前,央行應該係要不停買債,即是以有限為無限!

的確,經過一個周末討論,局內亦逐漸形成共識。

包括聖路易聯儲銀行行長布拉德、芝加哥行長埃文斯、三藩市行長威廉斯、以及波士頓行長羅森格倫,佢地都一致表態支持加推寬鬆措施,而且仲首次表明表明、係要無限量買債。

特別係布拉德,一個星期前先話唔需要急於QE,開完年會後已經轉軚,話應該要對新既經濟數據、作出適當調節,避免出現災難後果時先出手。

喺下星期公開市場委員會會議前夕、最關鍵數據係八月非農業新增職位,預期會增加十二萬五千分,遠少過今年以來平均十五萬分水平。

買重聯儲局會出招,仲有佢兩個,債王格羅斯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克魯明。

克魯明話,伯南克既演辭都表明,形勢已經係差無可差,QE係克不容緩。

格羅斯更預測當局會喺下星期舉行嘅議息會議再推QE,但貨幣政策已經到咗死胡同,即使推出QE對改善就業市場,幫助唔大。

賭注咁快現眼報,是耶非耶? 一周後自有分曉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