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3日星期三

暗戰


"Believe me"

呢句說話,歐洲財金界認定,德拉吉變左。

亦令佢同德國央行行長魏德曼關係決裂。

華爾街日報披露,呢幾個月,德拉吉點樣令歐洲央行變成第二個聯儲局,踏上印鈔之路。

德拉吉由唔願意買債,到無限買債,理由太簡單,就係歐洲債息持續急升,而六月佢收到既消息,有為數三,四十間金融機構開始研究歐元瓦解後既部署。

結果佢領導既歐央行先行部署,背後亦顯示德拉吉政治手段高超。

事緣要由原本係歐央行行長大熱接班人韋伯突然辭職講起,因為韋伯,德拉吉成為頂頭大熱,當時,德國極有保留。

但聰明既德拉吉,公開同私底下表明,德國穩健模式,係歐洲既典範,結果贏得默克爾支持。

德拉吉求學期間,一直對意大利由經濟大國,淪為財玫一團槽耿耿於懷,歐債危機事態發展,令佢覺得歐央行一定要變,改行寬化政策。

要變,佢知道,一定要有德國支持。

於是,佢幾個月嚟,一直私底下游說默克爾,身為親信既財長朔伊布勒。

兩人最初對買債有保留,但德拉吉講到,咩都唔做,歐元就此玩完。

兩人轉軚之後,魏德曼成為唯一阻力,但德拉吉擺明,架空對方。

當七月底,德拉吉「相信我」呢番談話出街後,魏德曼即時評擊

有別於伯南克熱哀解釋,當時身處倫敦既德拉吉,第一個反應係透過電話,大罵對方不是。

之後,再致電正在北海渡假既朔伊布勒,要對方捧自己,結果,朔伊布勒為支持歐央行,就咁就違反左財長唔干預央行政策既傳統。

呢兩個人,因為買債,成為世仇。點解魏德曼咁抗拒呢?

原來同意大利一個電話亭有關。

話說,佢年青時到意大利旅行,發現當地所有電話亭都塞滿硬幣,追問之下,其實係通脹同貨幣貶值既後果。

自此,就視通脹為大敵。

上個月,魏德曼知道佢喺歐央行內大勢已去,趁德拉吉記者會前,佢提出一個要求,就係要歐央行公開表明,區內分歧嚴重,但不獲理會。

結果進一步激怒魏德曼,令佢每次公開場合,都會批評央行印鈔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