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2年10月3日星期三

暗戰-- 後話

感激華爾街日報,將伯南克,德拉吉兩人印鈔真面目,原型畢露。

如果衡量一個人,只係忠奸,正邪之分的話,咁肯定伯南克係忠既,德拉吉既奸且邪。

統粹從報道,從個人言論,甚至睇樣,伯南克就算政策有錯,暫且都尚算係貫徹個人學術思路,衰極都只係一個固執既學術阿伯。

佢將所有印鈔既問題,視而不見,登上自我思想洗腦既學術頂峰、佛利民,佢一而再,再而三唔放過,假傳「佛旨」。

從另一個角度而言,伯老只係寫緊一篇現實版既學術論文,要引經據典。

伯南克可能賠上聲譽,但又試問現今有幾多學者,可以為學術作出無限貢獻,交出沉重賭注?
相由心生,相比之下,德拉吉一直予人來意不善之感。

睇埋華爾街日報六頁紙既鴻文,吉哥盡顯攻於心計本色,為說服阿太,佢處心積累,為打擊異見,佢玩盡架空權術。

超級馬里奧此刻成敗未知,但肯定犯上央行從來不應該涉及政治既大忌。

所以,伯、德兩人,先後共赴無限印鈔之路,但投行出身既吉哥,處事上未能人如其名,無德可言,就難以德服眾。

君不見,伯南克縱然樹敵甚多,但道不同,亦未致於被對手連番暗箭。

說話到此,我地唔係借題發揮,但領導既然不獲尊重,行事陰險,機關算盡,妨如政客,一旦危機未解,美國往後一條路,肯定會比歐洲易行。

相反歐洲,怕既唔再局限債息抽升,股市倒跌,而係當借來的時間用盡,由不滿,到內哄,會否變成行上分裂之路?

印鈔踏入四周年,開市埋位再為伯南克算帳。再次澄清,我地並不痛恨教授,而係替佢難過。

刻下,佢可以言之成理,自圓其說,但請問,佢研究貨幣政策多年,那有一個央行大量濫發貨幣後,會成功退市?

有老前輩憶述,當今之世,有如民國政府印錢,製造金元券時代,期時人人紙醉金迷。

但思考現實,全球數十億人類,已經由被貨幣政策摧毀存款利息回報,蔓延至依家破壞緊一眾投資工具回報。

如果同意,就請自問,我地係咪步入貨幣政策第二個破壞階段?最後結果,是否就沒有贏家?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