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2月5日星期二

家庭負債


陳德霖愈嚟愈似一個專業分析員,一時一樣,訊息可以完全不一樣。

上星期俾立法會文件先話,新造按揭既按款對收入比率降至三成六,以證銀行體系穩定,周一卻喺立法會引爆家庭負債接近歷史新高呢個數字,係補鑊,抑或知道大事不妙,要盡快俾市場多角度分析,動機只有佢先會知!!

首先,陳德霖今日披露既家庭負債佔GDP數字,話新不新,話舊不舊,事關無論IMF,經濟學人,以及私人顧問機構,都有經常計算。

的確,香港最新既家庭負債佔GDP比重升至近六成,比較歐美八成至過倍計仍然屬於偏低,更別忘記,香港儲蓄率有超過兩成半,實力上仍然有優勢。

但經濟師話,家庭負債佔GDP比重呢個數字,套用本港情況有偏差,因為香港經濟太側重金融,地產,造成過去多年,經濟數字好,市民感受唔到。

要真正計算市民係咪過度借貸,反而應該睇家庭負債對可分配收入比率,即係HOUSEHOLD-DEBT TO DISPOSABLE INCOME RATIO呢個數字。

如果根據數字,本港家庭負債佔可分配收入,記錄高位係零三年,當時比率達到百分之九十,而最新現在既數字,就岩岩好升至八成多的,肯定遠遠超過六成呢個比例,而數字上比泰國、中國、印度、印尼仲要高。

肯定,呢個數字較陳德霖講既家庭負債對GDP比率,更反映市民係咪過份借貸,而答案的而且確係!!按比率計,香港家庭依家已經相當於搵一百蚊,就同時借八十蚊。

同一時間,如果睇番金管局首次詳細提供既家庭負債分配,信用卡及其他個人貸款,四年內急升五成,比按揭貸款同期三成六升幅仲要多。

詳細睇,香港家庭無押抵貸款,比重升至兩成六,較九七亞洲金融風暴時更要高。

攞命陳今日用家庭負債大做文章,其實值得一讚,因為直接了當交待香港人近年,借得多,借得勇既現象。但佢或者唔敢將數字涵蓋層面進一步拉闊,否則一定驚嚇整個立法會!!!

所謂數字涵蓋層面拉闊,意思係睇曬整個銀行體系批俾個人同企業在內既整體信貸量佔GDP佔例,相等於CREDIT TO GDP RATIO。

聽著,香港二零一二既比率係高達百分之二百七十五,比零七年股市爆煲期既一倍八仲要高。憑著信貸量佔GDP近三倍既數字,香港跑在亞洲最前線,區內過度借貸最多,比新加坡,中國,南韓更加嚴重。

呢個數字絕對唔係「老作」,係匯豐之前統計,華爾街日報亦大篇幅報道過。有人會反駁,認為香港金融機構屬於區內既LOAN HUB,信貸部份其實係批俾本港以外個人,或企業,所以不能作準。

不過就算我地將比例由百分之二百七十五減半,所得出既超過百分之一百三十五比例,仍然超出亞洲舊年平均既一倍水平。

講咁耐,我地認同陳德霖提出本港過度借貸問題。IMF亦做過風險評估,整個區內計,信貸量每年升半成,股市每年升一成半,區內兩年後,就有最少兩成機會爆煲。

美國量寬,低息,伯南克想見既借貸上升,嚟曬香港以至區內。基於機會與成本,對企業同公司嚟講,低息環境,唔借錢就笨。

金管局提出問題,應記一功,但始終迴避問題既根源,就要再扣十分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