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4月12日星期五

渡邊太太


日圓迫近破百。

商界、政客、甚至分析員都異常興奮。

但過去幾年積極參與日本匯市的零售投資者,即是俗稱「渡邊太太」,反而沒有什麼感受。

以39歲中村太太為例,本身投資年期都有5年,說自己及朋友都沒有特別慶祝,只是靜待機會,增持美元資產。

中村太太目有總值3千萬日圓的美元長倉,她計過兌美元每升值1日圓,自己就會獲利30萬日圓。

換言之由去年11月首相安倍晉三上台以後,中村太太獲利超過六百萬日圓,未來她會繼續將資金投到海外。

配合日本央行無限量寬措施,日本大型機構同商界將破紀錄的資金調回國內。

但渡邊太太就反其道而行,零售投資者大舉將資金調離國內,金額創出2011年8月最高。

結果是加快了日圓跌勢,自日本央行上星期執行無限量購債措施以來,日圓匯價持續受壓,跌至貼近100日圓兌1美元關口,累積貶值幅度達7%。

瑞信更預計,三個月內日圓會跌至105日圓兌1美元,十二個月內更會低見120水平。

原本,黑田對上星期傑作依然沾沾自喜,以為創下東瀛神奇力量。

點知,當黑田先生遇上渡邊太太,隨即扭轉佢原本沾沾自喜想法,而變得騰騰雞雞。

黑田原意係創造資金,推高股市,再製造投資。

點知,渡邊太太未等黑田按扭,已經將整個日本央行印鈔FRONT RUN。

導致一邊你印錢,我就抽錢,單係三月,呢班比專業交易員更專業既「師奶」,已經將為數過萬億日圓調離本土。

師奶唔俾面,日本機構大戶就涉嫌雙重「抽水」,佢地大規模將海外資金調回日本,大買日股,但同一時間,日本機構大戶加入沽空日本公債,企圖DOUBLE BET,DOUBLE PROFIT。

連埋外資既空倉盤,日本公債期貨五個交易日,幾乎每日上落停板。

渡邊太太抽資,將印錢所得,大部份留在境外。

更大問題係,日本公債沽壓超出預期嚴重,走勢遠比估計波動,十年公債為例,債率由零點三,急抽至零點六厘,形勢太過不妙,導致日本央行接連解話,但愈解愈慌!!

市場原本估,日債有機會見零點一厘。黑田如意算盤係既想日圓弱,又想債息低,但如今算盤大亂,正如法興之前推算,日本有可能行最極端一步,就係政府公債,大部份全數由印鈔資金購回,即係,一面借錢,一面印錢。

不過此舉肯定有後遺症,亦難為係區內央行,南韓,台灣,新加坡應鬆不鬆。

以新加坡一個追求絕對完美既國家,寧願降增長預測,亦拒絕寬鬆政策,部份市場似乎驚通脹,多過怕增長慢。

觀未內地第一季外匯儲備大增至3萬4千億美元,分析認為正是反映美日無限印鈔結果。

有評論更指,日本央行的激進寬鬆貨幣政策,已經擾亂全球經濟。

黑田要應付顯然不止一批師奶咁簡單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