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4月16日星期二

血色黃金

黑色星期一事件,血洗黃金,商品市場。

近至香港文錦輝,遠至華爾街、瑞士,甚至南非既交易員都形容,如此跌勢,震憾之大,入行幾十年以嚟未曾經歷。

簡而言之,金災已經屬於近三十年一個記載金融史既全球性事件。但呢一刻為止,金點解跌?

因為中國經濟放緩?因為塞普路斯被逼沽金?當真如此簡單?

金災,更令人不思不得其解,貨幣氾發規模既然遠比幾年前激增,抗通脹難道不要黃金嗎?

華爾街部份專家,加華爾街日報,認為黃金之跌,正正是經濟走弱,通脹憂慮降溫結果。

跌市原因,從來跌市後先會發現。但上述分析有兩大問題:一,經濟走弱並非今年先至發生,點解之前經濟弱,無金災?

二,貨幣經濟理論有一條公式MV=PT,即係佛利民一直堅持,貨幣造就通脹既定律。

莫非,華爾街中人,聯同華爾街日報,趁金災要徹底推翻佛氏理論?

星期一晚,國際財經媒體幾位主持,同一時間問:有無人話我知,咁大規模商品沽盤,邊度嚟?點解咁?

評論員答案,清一色係「I HAVE NO IDEA」!

呢類回答,反而值得尊敬。

既然係突如其來事件,入行生涯未曾經歷,唔知就係唔知,無謂次次要套用塞普路斯!!

話說回頭,正如沈大師所指,金災背後,更值得反思係,以為必然,認為有十個原因支持,零個原因反對,但任何投資市場,任何投資工具,係無必然呢回事?

所以,金災之後,要反思係,繼金之後,有咩成為下一個洗倉,或者清倉對象,什麼必然假設,係咪會一一瓦解?

就算部份大戶對,的而且確沒有通脹壓力。但通脹其實要劃分,大概分為物價通脹,貨幣通脹兩種,前者即使沒有,後者一直存在。

華爾街日報提出,聯儲局一直強調量化寬鬆不會引發通脹、由今次金價步入熊市來看,似乎象徵聯儲局在貨幣政策上,取得了勝利,寬鬆的措施短期亦不會改變

黃金戰士講過,央行可以干預市場,可以干預貨幣,亦絕對可以左右金市,從而曲線喺貨幣供應大增之下,力保匯率不跌。

想唔通,就會有陰謀論充斥。中環人形容,金災事件證明一件事:市場力量可以逼政府,但政府之手,從來力大無比可以擊退市場力量。

惠譽之後,極具影響力既穆迪亦以影子銀行,信貸急升為由,向中國評級開刀。巧合係,消息一出,內銀即升,大、中、小內銀買盤,盡影國家蹤影。

故事再次說明,基於分析,睇淡係岩,但將分析,付諸行動大舉造淡,十次未必成功一次。係吓,金價其實等左三十年,試問有幾多人有如此能耐??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