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4月18日星期四

升級


工人行動升級, 和黃行動同告升級。

當工人進佔長江中心第一日,傍晚其中一個外判商高寶,突然宣布結業。

高寶向外宣稱,因工會組成的工業行動,影響了自己七成半員工,因此而無能力重組團隊,要突然宣布結業, 並會按法例遣散所有員工。

香港國際貨櫃碼頭發表聲明, 對高寶的決定深表可惜, 又呼籲外判商與員工, 盡快返回談判桌。

由抽煙、食飯、小解、甚至不辭而別單方面離開,高寶在整個談判過程中,有幾大誠意,不問而知。

只是工潮只是開始了三個星期,咁快就決定結業,是否過於倉卒?

還有,幾日前HIT先發表聲明,稱碼頭已恢復86%程度,每日損失亦已經減半,作為外判商之一,高寶沒有理由不感受到好消息而要決定結業?

更吊詭的是,我們同事上午問高寶,仍稱會參與談判,豈料不足半日態度180度轉變,是否因為工人罷工行動升級,有人施壓力作出報復?

彭博有篇文章很值得大家參考,雖然好像台灣長榮及日本OSK船公司,因為找不到泊位,需要將貨櫃運到鹽田港落貨,但當地最大的貨櫃碼頭營運商是誰? 又不是和黃,佔46%

論去年兩地貨櫃處理量,兩地已不惶多讓,去年深圳仍錄得2%增長,相反香港貨櫃碼頭倒退5%

有分析員贊,和黃做左最好的對沖示範,即使那個碼頭出現問題,都有另一邊支持將損失降至最低。

顯然今次高寶結業,會對罷工員工做成巨大心理壓力,遭解散的員工,像突然失去了重心,而另外兩間外判商員工,心理壓力一樣可想而知。

參與今次工潮的工人中,高寶目前聘用過百個,參與的工人揚言不會後悔。

不過事件是否真的可以如斯容易解決? 由社會民情來看,有市民熱心捐飯捐食物,更有籌款協助員工解決生計,甚至有茶餐廳知道有罷工員工幫趁,願意買一送一支持員工,那股社會凝聚力,多得HIT 開始漸漸發揮力量。

話說回來,各位有無留意李生的投資,集中在那些地區?

長和系內最大的海外投資,要數和黃及長建,和黃的電訊及零售行業,遍布英國及歐洲大陸。長建的海外投資,就集中在英國及澳洲。

相反,在全球經濟最強地方,美國和黃的投資、居然接近零!

香港、英國及澳洲有何共通之處? 不錯,正是英聯邦的地區,司法制度實行普通法,換言之,只要不犯法,賺到盡又何妨?

試想,如果罷工事件發生在有集體談判權的地區例如美國,HIT 會有何下場?

當日李生說過, 因為發現自己的生意在港被針對,當年決定將生意逐步擴展到海外。

純粹狂想,長和會否有一日一如當年置地,遷拆到它方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