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21日星期二

消失了的記者會


記者被拒進入會場、驚示威者要封鎖酒店、股東入場要寫紙仔提問、在場大聲提問會被保安驅逐離場.......

點解長和股東會會變成咁?

由於今年長和股東會後取消了記者會安排,為了能現場報道李生的言論,我們唯有召集同事之中誰持有長和股分,好在有同事都對集團仍有投資興趣,先採訪到股東會現場。(說真,今年以來,長賓升左28%,和黃升左24%,表現算不失禮。)

而股東亦確實關注取消雍澄軒交易對長實影響,第一條股東發問,就是長實在雍澄軒事件中,會有幾大損失?

李嘉誠只是回應說無損失,使費、律師費梗有啲,微不足道,仲指公司已採取以和為貴、想和諧、唔想多生事。

基本上論調都同趙國雄答法一致。

他又趁回應其他問題時,暗指話要賺錢,都要問心無愧。(是否講比李澤鉅知就只有他老人家自己知道!)

李嘉誠又向股東派定心丸,叫股東唔駛擔心,就算自己退休,除咗戰爭、政治因素控制不到外,集團經營都無問題。

其實呢點值得講下,在CY年代之前,不論老董或曾蔭權年代、甚至殖民地年代,李超人話自己控制不到政治,講都恐怕無人信!


莫非真係好似大行咁講,地產商的遊戲規則已經改變?


今年大會要求股東,要先寫問題給職員,由主持選擇後代問。

但有股東無理會,起身質問李嘉誠,和黃是否剝削伙記?用外判商、逃避僱主責任?

結果被保安邊推邊抬走離場。

全港最貴打工皇帝仲不忘護主,霍建寧呼籲其他股東「講嘢」,話唔好聽到呢位股東把聲?

想問,股東會不是要聽股東聲音?對真金白銀買和黃股票居然落得如斯下場,豈不是企業管治的倒退?

今日誠哥聲音聽來抱恙,一直有說法,今次長和處理碼頭工潮及分拆雍澄軒,都是長子李澤鉅的主意。如今兩年事均被認為「衰收尾」(至少是社會共識),誠哥不想自己公開出來的言論令長子難做,故寧願低調處理今次股東會,一改歷來股東會後安排記者會的處理手法,說真,其實有點替他難過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