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22日星期三

特區黑雨



昨夜發生了兩宗黑雨事件,自然黑雨對一般市民當然帶來眾多不便,但說到對特區政府影響之深遠,要數商交所黑雨事件。

張震遠在早上短短唔夠五分鐘露面發言,係黑色暴雨警告解除後,首宗大事。

巴利今日談話重點有二:一,被捕三人並非商交所中人。二,有需要的話,佢會辭去公職。

由主動交還牌照,到證監會用SERIOUS ONE形容商交所調查,要轉介商業罪案調查科,短短三日,急轉直下,出乎意料之外。

但疑問之後更大疑問係,點解警方頭炮行動,被捕三人不屬商交所?

中環人揣測,三人不屬處理商交所帳目職員係事實,但極有可能係屬於外聘OUTSOURCES身份,幫商交所負責帳目。

所以技術上,既可以唔係商交所人,但唔排除曲線係,問題在於邊個請佢地,邊個出糧俾佢地先係關鍵。

有人更即時聯想,當日大凌事件,砌得入負責數目幾個人,但最終砌唔入間公司!

前日我地都講過,據講,商交所資金一直不足,但每逢交數大限卻必定夠數,其實唔係一時三刻發生。

有行內人話,巴利張認曾經向金勞占借過八百萬,但一,兩人根本唔識,二,八百萬都要借,三,呢八百萬正正大約係夠商交所一個月既出糧同交租支出,似乎顯示事到如今,已經去到紙包唔著火階段。

商交所當日頭彩攞盡,商品交易所再加幾個外資大名,唔少中資落搭。據聞,某主要中資股東正正係貨不對辦,有感被騙,令整件事加快曝光。

程序上,由於調查階段,而事件上可能份外敏感,中環名咀幾乎劃一封口,但事情發展到今日,市場關注再唔係張震遠,或商交所呢六個字,而係到底呢單野,下至證監會,上至特區政府以至特首,知左幾耐? 中間做過的咩?

或更直接講,有無鬆手?

知情人士就透露,成件事最唔知情,反而是當日為商交所站台的財爺,要到證監出手前數小時,先象徵式同鬍鬚曾打聲招呼,當時恐怕財爺都有被騙之感!

好肯定,如果唔係報左警,自行引爆,呢件越爆越多,到時一定唔係局限商交所本身問題。

如今特首身邊炸彈愈爆愈激烈,到底僅有靠打壓樓市辛辛苦苦建立的管治威信、如何挽回? 我們並非政治專家,但今天贏家肯定要數由鬼佬打骰的SFC,莫非又再告訴大家,殖民地年代仍有可取之處? 自己要當家作主真是咁難?

2 則留言:

pakman 說...

攞到牌開賭場都可以搞成咁??

So saaaaad.

2000年佔Nasdaq一成交易量嘅Island ECN得十幾人。

最勁當然係2000年開嘅 Intercontinental Exchange。當年得三條友,已經搶某%嘅市場佔有率。

HKMEx 搞乜咁渣咖!

適時務 說...

我有覺得睇空間同蓋得夠唔夠密,開放程度嘅姐,而家媒體、市場、公眾關注程度咁高,知識水平等 變相有起事上黎要炒熱得快

早年和記洋行一樣出過事,係指李氏家族入主之前,由洋人主理嘅年代,轟動程度理應比今日有過之而無不及,當中和記大班祈德尊亦身兼大量公職,亦與港督有來往,到底,情況又如何,有沒有鬆手轉彎的餘地呢?這真的很耐人尋味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