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5月21日星期二

叛將

約翰桑頓John Thornton 不尋求連任,正式退出匯豐董事局,簡單交代似乎仍未夠喉,理由係,一,時間上,佢退得殊不尋常。二,佢正正係三年前匯豐權鬥既核心人物。

匯豐星期一晚公佈,約翰桑頓以事務繁重為理由,既不尋求連任董事,亦不繼續擔任匯控北美主席。

但細心睇,匯豐股東大會上月寄發股東既文件,重選董事一欄,當時桑頓仍然榜上有名。

而按匯豐安排,全體董事重選係慣例,尤其係約翰桑頓任期其實到二零一五年先完。如果佢老兄要走,點解唔一早單聲?

依家股東會前四日忽然有決定,股東表決文件咪要印過?種種跡象,約翰桑頓走得突然,更何況佢係薪酬委員會主席,屬會內最有權力人物之一。

約翰桑頓之去,到底係忽然玩野劈炮,抑或我地諗多左,無人知。但佢不尋求連任,某程度上,或者屬於匯豐之福。

何解?因為觀乎匯豐逾一打非執董之中,約翰桑頓算係貴價名牌,可能因為高盛出身,福利好,佢老兄董事袍金每年高達一百零九萬英鎊,比真係要做野既肥歐歐智華舊年底薪,只係少十六萬英鎊。

桑頓袍金高得不合情理,早已經被英國政界炮轟係貴格唔飽,於理不合,匯豐奉行集體義氣制,幫我頂左三年,算係咁!!

以約翰桑頓袍金計,相當於港幣一千三百零八萬港元,每月過百萬港紙,無佢,匯豐最少保得著廿六名月薪四萬蚊既員工。Thank you John!!

其實,約翰桑頓唔走,佢單係掛名做非執董,確實肥過肥仔。匯豐領過百萬鎊,而佢舊年加盟加拿大上市公司Barrick Gold當聯席主席,酬金更高達千七萬美金一年,結果被股東圍攻。

諗下,匯豐,加Barrick,桑頓已經搵過億港紙一年!!

如果從殊不簡單角度諗,桑頓要走,可能性係一,佢開始覺得唔好意思,二揀一之下,揀間多錢的,有錢途既公司。

二,匯豐要覺得佢作用下降,兼且限制薪酬既泛歐主義充斥,唔送佢一程,既過唔到監管機構一關,亦不利建立股東關係,同體現節省成本。

作為三年前權鬥主角,桑頓本應係要走,依家,可能算係既突然,亦太遲。事件重溫,正如華爾街日報形容,無佢當日同紀勤權鬥,爭做主席,兩敗俱傷,令范智廉歐智華成人之美,匯豐未必有今日。如果同意范,歐二人呢幾年成績,都係果句,Thank you John!!

1 則留言:

匿名 說...

thanks for share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