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18日星期二

流言處處


市場從來是玩弄感覺,一日怕退市,一日憧憬不退市。

至於偉大祖國,一日怕銀根緊,一日就憧憬銀行鬆。

「存款準備金率」呢六個字,似有久違,隨著內地資金緊,拆息高,於是一片降準之聲,隨即嚷起。

原本,上星期先話要減息,忽然之間變為RRR,背後係老外大報華爾街日報大字標題話,銀行正向人行施壓,不鬆手,會礙增長。

由於報道引述某間大型銀行,某某高管指,希望星期三減準備金。結果,輸入材料經加工後,星期三減存款準備金率傳言就不徑而走。

的確,人行精神,出奇不已。呢個招牌保證,內地咩都有可能發生。花旗加入支持,話降準機會大,原因係拆息太高,資金緊,外匯佔款流入減慢等等,影響市場流動性云云。

無錯,內地市場資金成本急升,七日回購利率仍然高達六厘八,隔夜息升番七十三點子,到五厘六。

人行即係央行,央行即係作為最後借貸人,LENDER OF LAST RESORT,降準舒緩流動性,言之成理。

但家有家規,內地有內地玩法,絕非一加一等於二那麼簡單,否則分析界唔會一年又一年,滿地眼鏡。

如果我地一定要賭降準,咁先問,到底人行係咪有意圖淡化準備金率角色。

有經濟師相信,利率市場化大前題,官方存貸,以至準備金率角色一定淡化,呢方面已經喺人行不斷靠市場操作體現一班。

人行到底想用拆息控制市場流動性,抑或用市場流動性控制資金成本,係兩回事。目前市場利率,的而且確比早前高出二至三厘,但美林一早提過,作為人行,一切盡在掌握中。

當局係咪有意將市場利息,指導向上,反而更值得關注。

利率向上有咩好處?一,李總理講過,要正視信貸氾濫問題。二,市場利率指導性之餘,亦係防控資金大舉外流途徑。三,唔少經濟師都話,用作懲罰銀行。

如果從早前利息夾高到十多厘水平睇,人行可容忍既利率上升水平,實在有大空間。陶冬形容,人行懲罰銀行呢句說話,來得貼切。

事關,六月底大量理財產品到期,再容許銀行用拆息市場拆入既短錢,應付產品到期,繼續構成資金年期同利率錯配,內地金融問題風險就繼續存在。

換句話,未來個多星期,或者好戲在後頭。減準備金,咪太認真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