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6月28日星期五

半年結


半年已過,環球金融市場刀光劍影。

你,我可能只會關心賺與蝕,升或跌,經濟學人封面社論卻提出一個更嚴肅問題,按其標題「THE MARCH OF PROTEST」。

屆指可數,近一,兩個數月,土耳其、巴西、印尼、保加利亞、及部份歐洲二,三線國,示威不斷,而且主題不同。

據經濟學人觀點,示威已經走出傳統政治意識形態課題,網絡年代,加上經濟似好實壞情況下,呼籲市場及政府好好警剔。

呢個似晴實暗環節,更體現金融市場之上。一至六個月,投資者上了頗佳一課,二零一三年似乎全球充斥「大不力量」:

簡單而言正正代表「不」是一切是永恒、「不」是所有東西長升不跌、更重要「不」是所有假設必然成立。

由金價、債券、至美國、到近日中國,都屬於「大不力量」冒起例子。

絕對無人知道大不力量何時減弱,但觀乎半年埋單,中國股市跌一成三,香港股市跌百分之八,成為全球24個主要市場中、包尾分子!

港股完全受制內地貨幣政策、人行年初啟動正回購,象徵貨幣政策由寬鬆回歸正常。

配合經濟放緩憂慮同六月中的「錢荒」危機,大市由二月逼近二萬四高位,回落4千多點,失守250天線。

即使臨尾發力,上半年仍然跌1800多點,跌幅高達8%。

大跌市,半年間港股市值蒸發過萬億,升的藍籌只有十隻。

五窮、六更絕、港股市盈率只剩9.7倍,遠低於五年平均數,七月會否有翻身?

或者與其歸咎什麼美國退市,資金興趣不大,鬼子佬不懷好意等等,倒不如先承認,中,港股市上半年,的而且確成為「大不力量」之下,不是任何假設都成立最大輸家。

市場中人習慣幾項假設,尤其喜歡代入中資股分析,中國經濟歡察,美其名呢類假設可以稱為GROOVY ASSUMPUTION,更貼切其實歸類做SILLY ASSUMPTION。

所以,如果因此而上半年毫無斬獲,甚至損手,先好好檢討,有幸仲賺錢,千其咪眉飛色舞。今日,最少三間大行發佈下半年策略報告,大摩、野村,德銀,主題清一色直指中國,中國風險最大,中港市場最受影響。

萬四點之言固然嚇人,但實際是去槓杆化,中央寧願忍受經濟陣痛,問題是投資者要自問是否同樣受得起!

上半年,中資股走資超過廿億美元,拍得著上年全年規模。呢個世界其實無估值「平」一定升呢回事。

中,港股市呱幾年,或者既受美國經常生事,但香港尤甚,其實更受伯南克熱錢,以及中國寬鬆量代政策保護,將所有事情調轉再諗,結論及結果,就會相當不同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