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7月26日星期五

見紅


又係事先張揚,外匯基金再次見紅,無論債券、外匯、港股都蝕錢!

其實美國十年債息,由伯南克五月表明退市,息率已經由一厘八一路飊升,最高上到兩厘七,佔七成投資比重的債券,自然首當其沖。

加上港股亦表現疲弱,反而意外係連外匯都有咁大虧損!

結果第二季,錄得超過二百五十億元虧損,是近兩年以來最多。

聯儲局退市令債息抽升,打擊債市表現,佔外匯基金七成資產的債券投資蝕最多,半年虧損168億元,而外匯和港股投資都要蝕錢,只得其他股票有盈利311億元。

羅家聰相信,美國退市影響對債券市場最壞的情況已經過去,債息頂多升至三厘左右,若下半年股市好轉,金管局班專家可以捕捉到轉角市,外匯基金投資有機會回穩。

展望下半年,其實都唔可以太過樂觀,一來美國退市只是剛開始,債息有機會升上三厘,到時債券同港股回報都未必有改善。

況且外匯基金持有關債券高達二萬億元,簡單講就如一隻航母要在水池轉身,跟本任何增持減持動作也是吋步難移,組合可動空間不多。

話說回來,伯南克主宰全球,亦因為本港聯匯關,係,伯南克,及陳德霖,某程度上建立一個主從關係。

我有決策,你照單全收。

因為美債債息升,聯儲局幾乎肯定,部份債券組合輸錢,主從關係之下,主子當災,侍從豈可不從,結果外匯基金亦因而受影響。

淡馬錫繼續尋求高回報,中投每年慣性投資回報一成,奈何呢三十幾年主從關係,事到如今,顯然我地跟錯老細!!

一個叫BEN,一個叫NORMAN。主從關係算係舉世無雙。一,侍從搵錢多個主人。二,一個負責刺激資產價格,一個不停控制資產價格。

三,最重要還是,主人奉行透明,溝通,呢一位分反其道而行。雖則話透明,實則少溝通。

兩宗例子令中環人失望,包括扮隱形人吹風,大話貸款氾濫,外匯基金投資表現欠佳,醜婦不願見家翁。

美國倒薩運動升溫,伯南克及陳德霖曲線主從關係緣盡倒數。到底,往後由耶倫,抑或薩默斯主導陳德霖,未來數月好戲連場。

繼美國評論力撐耶大姐之後,國會議員極度罕有大玩聯署,暗反薩爺,明撐耶姐。

以往,聯儲局主事人是誰,政界不太關心,現是明顯,聯儲局政策擺動,美國國會山莊已經劃公仔劃出腸,係大有政治利益。

老伯最後關頭被市場叫倒,他是市場英雄,抑或唯命事從一條可憐虫,太過明顯。由幾時加息,到點樣退市,到幾時退市,華爾街已經成功開始製造既定時實,下一次討論重點係,聯儲局幾時宣布不退市。

機制已成,陳樂文貨幣政策老頂是否更換,意義不大。


但話時話,年屆花甲,老伯將退,前任亦六十大關退下來,樂文再坐,有所違背嗎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