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2日星期一

老虎蒼蠅一齊打


涉嫌嚴重違紀而被調查的蔣潔敏,當過中石油董事長,到去年十八大成為中央委員,是國資委歷史上、首位被調查的主要領導。

內地傳媒形容,今蔣潔敏調查事件涉及金額驚人,部分人亦拒絕悔過。

連官方傳媒亦開始質疑、早在一年前已傳出蔣潔敏的負面新聞,為何仍會讓他在今年全國兩會後升任國資委主任?

究竟是誰人將他「帶病提拔」呢?又有沒有更好級別的官員牽涉其中?

翻查歷任中石油董事長,以周永康的仕途最暢順,零七年成為中央政治局常委,並擔任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,直至在去年11月份退休。

華爾街日報話,迄今為止被拘的石油企業高管中,至少有三人與周永康有關系。

其中昆崙能源前董事長李華林、在80年代末曾在周永康主管勝利油田期間,任周永康的助手。

周永康尚未被指控任何不當行為、但有分析師指,周永康是一個強大利益集團的領導人物之一,為了保護個人利益,他們可能會成為國家主席習近平,所提政治和經濟改革的絆腳石。

講過要打擊貪腐,堅持老虎、蒼蠅一齊打,黨內人士均認為,今次反貪腐事件是習近平要削弱周永康影響力。

事至如今,好多人會問,中石油值得低撈嗎?

問,通常已經心有所想,包括中石油全國最大、全球五百強、爛船總有三分釘。

再者,中央清理門戶,而並非清除公司,從過往中行、光大、中信泰富等等,危機過後就是機會也。

但有保留一班,亦不其然指,先有一個,再來三個,然後連上市以來任期最長董事長亦告落網,一個爆一個,豈非更多受牽連?

舉旗不定,其實可以先看看以下數字:
零四年全年,中石油歸屬股東利潤為一千三百三十多億人民幣、而去年全年卻僅僅一千一百五十三億人民幣。

九年之間,盈利不單進帳欠奉,更要倒退。

反過來,中石油資本開支一直來得驚人;二零零四年一整年,全年資本開支九百八十多億人民幣、零七年已經爆升至一千八百多億、一零年更達二千七百六十二億。

到去年全年, 正式突破三千億。簡單一條數為,一二年比零四年,盈利下跌百分之十三點五,同期資本開支竟可大升二點五倍。

除偶爾收購之外,中石油單單呢九年,用上近二萬億資本開支,做過什麼?每次簡單交待一句加強勘探,即使屬實,中石油亦不折不扣屬於一間負回報公司,既比不上歐美一線油股,就連新興市場石油公司都不如。

試想,如果呢間號稱全國最大油企,每年資本開支減半,盈利或非今日之局面,又或者將原本毋需要、或可能毋需要的資本開支回報股東,那麼巴老股神,極有可能會重投中石油股東身份??

每逄央企出事,大行分析師總會指,個別事件、震盪後見青天。但正如野村所指,中央嚴打,背後猶如一次利益二次分配,以往,平民百姓應得,變為分配予貪官、現在可能由貪官,再分配予唔知邊個?

好多人亦會問:中石油之後後有來者嗎?正路的話,留意行業壟斷、資本開支等等、非正路的話,打貪從來屬於內地政治整肅一部份,權力一旦不平衡,誰敢保證!!

中石油來得明顯,但之前內銀拆息風暴、甚至光大等等,其實可以作例。

堂堂中央委員下馬,再傳周永康被查,打破刑不上常委慣例,內地央企從此廉潔嗎?領導人打貪,整頓決心無容置疑,但制度問題亦會上產生制度應該產生的問題。

報酬機制屬於核心之一;試想作為四大國有銀行老總之一,每年為銀行製造盈利過千億,但咩總,咩總,實際月薪僅萬多元人民幣,年報所載報酬一切上繳。

就算最初為義氣,為國家,但當眼見國際級銀行大班年賺近億,怎會不為心動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