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16日星期一

落馬


End of Summers,Ready for Summers rally。

美國政商界,認識薩默斯為人,老早認定薩默斯一定並非自行放棄角逐聯儲局主席,證據之一,四十八小時之前,花旗仍然受托於薩默斯,表明佢已經變相暫停顧問職務。

或者,連佢本人都估唔到,變相被奧仔勸退,反而被造就成王,當了全球升市功臣,又難怪,金融時報寫手之一Edward Luce,形容為薩默斯一生人最明智決定。

呢單,已經被譽為美國經濟界今年最大及最重要消息,背後來得突然,亦殊不尋常。華爾街日報更出動到出名白宮多針既主筆撰寫主題報道。

再觀乎整件事發展,結局至此,似乎係意外加意外,假設再加假設結果。

政界,學者逼官,要將薩默斯趕下馬,撇除其他因素,建基於係薩默斯偏幫華爾街,乃大壞蛋一名,而耶倫就身份最獨立,屬於正氣女神,縱使沒有美貌,但具備超綽智慧及學術成就。

上述假設,打從薩默斯想做聯儲局主席一日已經存在,觸發奧仔力保不遂,有兩個意外。一,敘利亞事件,再加普京高調美國報章撰文,奧仔進一步四面受敵、而適逄學者及國會,有預謀或連番聯署,政治計算上,薩默斯任命必被否決。

其實今次事件有兩個出乎意外: 一、是以薩默斯咁強性格、點解會認輸?

二、係FOMC今個星期就會開會、一個咁重要會議,點解會在會前突然出現繼任人有變?要知道對伯南克以至耶倫,作出退市決定都可能有關鍵性影響。

其實明眼人都知,反薩部署背後精密,目前勢必逼令微馬巴接受聯儲局主席人選只有耶倫現實。

亦因為咁,耶倫已被奉為百分之一百零一必然人選。但調轉諗,奧巴馬第二屆任期,先有國務卿,再有國防部長任命屢被偷襲,為保面子,耶倫佢一定唔會選。

而對耶倫來說,想做同做得開唔開心,亦係考慮之列。

反薩行動,以及市場反應,某程度上諷刺之極。薩默斯固然面目可憎,但被屈成親華爾街份子,成為主要死因,另一邊耶倫呢位鴿媽媽,鼓吹寬鬆,難道不是親華爾街一族?

歸根到底,耶、薩二人代表印鈔政策能否順利延續,其實係意識形態上中間偏左,中間偏右,或者係自由及保守主義之爭,繼而演變成今日,聯儲局主席人選,成為政治鬥爭任命。

以奧巴馬作風,要佢硬食耶倫,比同普京握手講和更困難!

既然如此,作為餘下任期,打場好波,奧仔必然另覓人選,除前副主席科恩,羅默之外,有趣係,任何一位盛傳人選,年齡都比伯氏長老為高,奧巴馬冷馬之選,可能正正動之以情,要伯長老留任多坐一會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