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9月17日星期二

帳簿


永亨主動公佈,獲數名潛在買家洽購,實屬罕有。

中環分析員指,靠通告,製造炒作,推高股價,從來不是馮鈺斌作風。由於有第一個罕見,於是造成第二個罕見,股價一開市升四十八蚊,收市價計,單日市值多一百零一億,夠買一間創興,或最少四分一間永亨。

豬仔不會爬樹,但市場必有水魚。永亨賣盤,一時間成為近十年機會率最高一次,馮鈺斌間接上向王守業、李國寶先送中秋大禮。而永亨股價及本地銀行股表現,在在十年難得一見奇景,如果要形容,本港銀行股等同一條海鮮,適逄休魚期,既可以價錢平平無奇,即一文不值,亦可以隨時成為無價寶。

誰是永亨買家?某程度上跟預測聯儲局主席一樣具備風險,薩默斯大熱,結果爆冷退出。而刻下國壽再被盛傳熱門永亨主人,拆局訪問五名銀行股分析員,大部份予以保留。

國壽跟永亨拉上關係,要數零七年。證監會披露國壽有意購入紐約銀行旗下一成永亨股權,而由於永亨事別七載,主動透露或會易手。市場到底係咪僅僅按順理成章假設,而認定國壽是買家,值得研究。

首先,現在的國壽,無論股價,盈利能力方面,已大不如前。第二,零七、零八,環球還高舉綜合金融控股概念,馬明哲更振振有詞,金融超市為明日趨勢。

結果呢?

國壽並非窮,但以目前償付充足率兩倍二左右量度,亦談不上有錢,三,四百億食一間永亨,形同一位年事已高長者,有心無力也。更甚,環球監管要求日嚴,任何一間有財政能力金融機構,目前估值不逾倍半,技術上已經違反高估值,收購低估值項目原則。

更甚,收購完成後,金融機構既要做商譽攤銷,而手持永亨股權亦不能計算成為一級資本,萬一本港資產市場有咩冬瓜豆腐,豈非RBS收購ABN翻版??

簡單而言,分析員認為,縱使市場有水魚,但水魚未必是金融機構。而下一個疑問係估值,點解一定會二點五倍呢?二點五倍呢樣野,近因可能來自創興銀行不斷充斥收購新聞,盛傳價越傳越高,遠因當然來自近幾年多宗併購作價。

招行買永隆三倍P Book,市場認為屬於目前的參考估值,係咪過份武斷,其實需要諗諗。

一,當日招行用三倍買永隆,當時招行P Book超過四倍,但現在邊間有?
二,當日永隆假假地有百分之十一股本回報,但目前無論東亞,永亨、大新股本回報均低於半年水平。

兩倍半對潛在買家,就算係水魚買家,其實異常高昂。特別要留意,本港銀行股現水平P Book,一至兩成其實有物業重估因素谷大,令到P Book形同一個Inflated P Book,即谷大「帳薄」!

計算呢個因素,兩倍半既永亨,純銀行業務其實高達三倍左右。說到底,馮鈺斌七年回想,最大遺憾可能係當日拒絕招行,成就了伍家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