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15日星期二

經典


法瑪、漢森、席勒三人分得本屆諾貝爾經濟學獎,令行為經濟學派最少兩年連續勇奪,某程度上,在在意味當代經濟學久違經典理論,無論盛行一時貨幣學派,醞釀復興新凱思斯學派,後繼無人也。

今屆,算最多人談論一屆,一;席勒夠出名、二,席勒及法瑪,本身對市場假設根本互有抵觸,而更重要為,對法瑪來說,算是遲來的春天。

法馬提出效率市場假說、認為市場的變化是一個隨機過程,在市場信息有效率的情況下,沒有人可以長期獲取,比市場平均高得多的回報

不過另一位得主席勒的看法、可以說幾乎完全相反、他認為市場是非理性,十多年前還曾出書Animal Spirit 專門探討科網股和房地產等經濟泡沫如何爆破。

他的理論又成為了、評級機構標準普爾計算樓價的指數,不過法馬批評席勒只是一直悲觀,到足夠時間過去,跌市來臨就可以聲稱早已作出預期。

認為法瑪假設完全有效率市場失效,而認為他不應獲獎評論頗多,但有更多經濟學者既認同法瑪,亦認為他獲獎,總比二零零八年克魯明爆其大冷,來得實致名歸。

簡而言之,今屆得獎三人,兩人屬於理論派,而漢森一套模型框架,正好填補中間不足,更重要,席勒不認同市場完全效率,但整體而言,市場長遠趨向效率其實跟法瑪同出一徹。

法瑪認為,市場任何時間都處於有效率,任何消息都反映股價上,所以揀股倒不如買指數基金。

無疑,套用目前投資市場,事實並非如是,更重是,法瑪提出呢一套,時間早於上世紀六十年代。

亦可以說,沒有法瑪,就未必有席勒存在,而將市場極具效率假設進一步改良,近年大有人在;羅聞傳二零零四年就發表有關ADAPTIVE MARKET HYPOTHESIS見解,跟席勒一樣,其實同樣為市場定義,及市場運作,加入不同假設。

法瑪實至名歸,惟當今央行主導,市場被政府因素不斷干預之日遲來獲獎,說來諷刺。

而將問題放大,如何令經濟從低迷後復蘇,量寬之外,還有其他刺激經濟手段,或者更屬經濟學界新時代之下,棄舊迎新有需要面對的勇氣,否則所謂經濟學,根本可能一直流於紙上談兵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