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18日星期五

先小人


金管局先小人,後君子,表明貸款增速不收歛,隨時會出所謂「穩定資金要求」,變相限制銀行貸款增速。

根據數字,首八個月,貸款增長近一成九,增長高於存款,貸存比率由去年年底六成七,升至七成二,如此增幅,固然需要關注。

但貸款增長太快,是誰之過?有關問題,值得反思。

無疑,用信貸成本衡量,銀行平均比率由二零一一年底三點子,升至現時大約十一點子,幅度驚人,惟相對仍然極之偏低。

貸存比率再逼近八成,但同南韓,以至澳洲比較,後者為甚,其實超過一百,香港太低了!!

當然,如果將澳洲退休基金部份,即SUPER,涉及總額計入,當地貸存比率委實不高,香港大概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。

香港銀行風險在於樓市,高盛月前認為,只要樓價跌兩成半,大部份銀行按揭貸款 LOAN BOOK可能負資產。

再者,本地銀行目前住宅物業相關貸款,佔整體貸款比重近一成七,比九七年一成三,更為之高。攞命打防守戰,實屬必需。

中環人戲言,目前,銀行處境令人猶如半澤直樹,簡而言之,貸款責任全數承擔。

銀行如果錯,大概錯在要尋求盈利,保持市佔率。但大環境之下,資金流入,資產升溫,低息環境半個十年,那又誰之過?

那又有誰剛剛堅持三十年不變,就不得有變?

近年,更大問題來自內地貸款,賓卡話,銀行貸款之升,今年意外成份居多,惟撇除內地拆息風暴,近年因為中港套息活動,匯兌差距因素,以及內地大中小企地位之分,香港銀行其實要滿足呢批內地貸款需求,兼要幫金記擴展人民幣業務,貸款怎能不升?

目前,雖未致於黑狗偷食,白狗當災,但銀行無疑屬於當前結構性問題的唯一硬食人。

其實在月初,已經陸續有銀行以高息爭存款,其中個別大型銀行推出定期存款高息遞增計劃、一年定期存款利率,由最初0.7厘,逐步加至最高1.9厘。

市場相信金管局的措施、會引致個別依靠同業拆借資金的銀行,再出現搶存款情況,令整體銀行存款利率有上升趨勢,倒轉頭更不利中小行。

香港銀行體系比九七穩健,但當年經濟增長百分之五點一,現在大概僅僅二。

當年家庭負債對GDP比例為五成一,目前超過六成一。物業價格當年相對於GDP五點二倍,現在近七。

更重要,當地銀行息差三厘半,今年大概厘半不足。

正因如此,銀行實力似厚,但盈利緩衝能力,可能更遜。金記所謂穩定資金要求,大至上要銀行有更多資金,方可批更多貸款。

銀行界懷疑最終兩招,二揀一;包括準備金。二,直接為貸存比率設定上限。

其實,巴塞爾三計算,港銀平均一級資本比率有百分之九點五,遠高於規定。但巴塞爾建議,風險一加,逆周期計算要更嚴,港銀商機處處,但四面受制,二點五倍值與不值,尚待觀之!

金記半年報告,早前仍堅持,壓力測試之下,銀行綽綽有餘,現在說來認真諷刺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