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0月8日星期二

鷹派六壯士

國債上限死線大限,美國大鬧違約之際,區內股市反而越見理想。

某程度上,市場已見成熟,明知你做戲,我為何動真情?

亞太經合組織一眾成員,其實代表全球美國最大債主,觀乎各國領袖言笑晏晏,言談甚觀,市場何懼之有? 再多一個指標!!

下星期四,即十月十七日,並非鐵價不二死線一條,因為數字上美國可以拖至十月二十五日,現金才告用盡。

而法例上,美國其實隨時打牌叫「三飛」,以便上限既已觸及,現金仍綽綽有餘。

壞消息之後,好消息隨之而來,市場深明此理。退市隨著債務上限影響,經濟數據拖延,今年之內幾乎肯定絕無可能。

大JO哥出擊,誰敢置諸不理。華爾街日報首席寫手JON HILSENRATH,今日就詳盡披露,聯儲局內,近半年有關退市醞釀,激辨,接近去馬,到臨門縮沙的整個過程發展。

原來,聯儲局十九名委員,有十二名代表地區聯儲銀行勢力,一直認為該退則退,並且要盡快退。

十二名當中,有所謂退市四人幫,一直策動推翻不斷印鈔計劃,當中史坦Jeremy Stein正正代表退市核心代表成員。

退市四人邦,早於四月開始出動,並且於五月份會議發難,據JON哥指,會上多名成員形容量寬等同Seven per cent Solution,取自1976年福爾摩斯電影,大意即純度更高海洛英。

伯南克被暗串隱君子,固然不是味兒,結果會後議息聲明加入可加可減字眼。

事情打後雖然充滿曲折,惟數字上退市四人幫佔近上風,尤其最近一次會議,原來近半數讚成啟動減少買債,但最終不了了知,除債息上升之外,原來背後還有華盛頓六壯士忽然發功有關。

所謂華盛頓六壯士,其實代表展駐華盛頓聯儲局總部六名委員,換句說話,代表真正權力核心。

六壯士認為,失業數字未回落目標之外,更重要在於退市溝通出現問題,市場可能需要糾正,否則不斷接收錯誤信息,後果嚴重。

雖然,六壯士僅僅輕微勝出,結局難料,但六壯士大戰四人幫故事再次引證,聯儲局臨門撻Q問題、在於包袱太大,退市說易行難。

加上適逢債務上限鬧劇,連就業數字都變成無法掌握,影響被無限放大,六壯士可見將來,會大獲全勝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