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3年12月23日星期一

八八九九


不能否認,內地已經步入八八、九九時代,意即無論回購利率、拆息等等,全部升至八、至九厘。

如果今日之前仍然以為人行注資三千億為利好消息,或者局限於只懂樂觀,不曉分析。

一,數日內三千億,即真真正正意味有問題。
二,短期流動性七日為限,七日之後又如何?
三,六月拆息部份廿、三十厘,當時亦僅注入三千六百億左右,今次稍一見十,已用上了三千,難道較半年前更嚴重?

對於內地資金情況,老實,內地分析比多間外資大行來得深入,正當陶冬流於人行注資門檻提升,或其他大行認為季節性因素影響云云的同時,內地專家首先將六月及今次資金緊張比較,結論有二:
首先,半年前熱錢處於外流,區內徘徊於美國退市憂慮,所以整體上受外圍資金流向逆轉為主。
其次,上次拆息抽升局限於一周之內利息,今次蔓延至一個月,亦大大抵消人行注入短期流動性作用。

內地盛傳禁用「錢荒」字眼,我們對此深表認同。
一,頭十一個月,外匯佔款高達二萬五千億,較之去年全年三千多億,已經爆燈,十一月單月外匯佔款更為今年第三多;
二,整體M2規模多達一百零七萬多億人民幣,按年升一成四;
三,四至十一月,人行僅僅十月份進行資金淨回籠,誰說有錢荒呢?

我們經常套用「問題」呢兩個字,但真真正正屬於問題在於: 有問題但不承認存有問題、有問題,並且承認,但找不出問題所在、最後問題原來已經屬於結構性。

綜合內地情況,三者之中,最少後兩者符合。既然錢荒不是真正錢荒,又既然六月一次大大鑊,半年未夠又出現兩次,難道以後逄年結、季結、農曆年、中秋、端午、以及黃金周前,均應列為「中國結構性錢荒周」?

美林陸挺判斷問題來得實際,與其再討論拆息何時回落,更應一問金改是否一小步,已有挫折?

而更實在是,人行推行政策即使盤算有序,並且得宜,但人行在市場開放初期,跟商業銀行一樣,同樣經驗不足,評估一樣會有誤。

綜合內地分析,目前擔心會,或擔心經已出現,為利率結構性上升。君不見,年內其實長長、短短利率已經已經升逾兩厘?

構成當前困難在於原有結構問題,包括資金失衡、利率錯配、以及過份依賴同業資產。

更弊,原有結構問題浮現的同時,新存在結構問題包括,去槓桿,企業趕再融資,結果息要升、利率市場化,對銀行來說,存款為最佳緩衝,搶存款之下,結果息要升

內地社科院數字,中央及地方債總額逾二十八萬億,計算企業及居民的全國債務逾百一萬億,超過M2水平,相當於GDP二倍多,風險溢價提升的大前題,結果息亦要升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