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1月13日星期一

叫停


上證指數最低報二千點四,相差零點五點,就二千失守。

月前揚言上證二千七、三千五、大牛市重臨一眾,是日必然震過「貓王」。

二千保衛戰早於上周已經醞釀,面子猶關,「半點」不容有失的話,於是內地市場已經開賭,短期不外乎出現數個情況:
一,人民日報社論力陳股市仍然健健康康;二,肖鋼公開講話,重複價值投資;三,匯金高調宣佈,我已入市了。

小市場的小投資者最期望中央做野!! 大市場的大投資者,相反最不顧見到有關情況發生,惟字典內有「事與願違」四個字,從近期幾個動作、舉措,分析在在擔心,改革一小步,換來又是退一大步。

例子一:新股重啟不足兩周,變相再度暫停,為的表面是有圈錢,有市盈率過高現象,實際根本跟大指數持續向下有關;

例子二:大額存單為利率市場化鋪路,係威係勢,換來又消失無影;

例子三:整頓影子銀行,早於三年前列明要禁止第三方理財產品,一年復一年,最新進展為,沒有進展。

結果新措施一出,再有五家已經準備好發行的公司,即時叫停,而原來預計的定價、路演時間表全部推遲至三月以後。

新股重啟漏洞百出,結果現時要邊做邊補鑊,有人就歸咎於證監會主席肖鋼。

上任主席剛超過300天,肖鋼在首數個月一直保持沉默、傳聞他一直密鑼緊鼓的摸清市場底細,並對各個單位進行調研、聽匯報,最終成功在三中全會,掀起資本市場重大改革。

但肖鋼前任郭樹清大刀闊斧的改革,在1年半不到的任期內、共推出了70餘項政策和措施,肖鋼就被形容為「謀定而後動」,但重頭炮重啟新股發行,就處處碰釘。

前人行政策委員李稻葵今日一語道破,內地經濟改革變遷,還看三大利益集團:包括習慣借錢,舉債的地方政府、資源分配長期處於既得利益狀態的央企、最後就是中央部委。

眾所周知,人行小川被譽為是回合改革主力之中的主力,一度予人、人行要改,誰敢不從的印象。

人行去年、前年,甚至大前年每年年初有關政策預告均重複使用政策連續及穩定性,但今年全面修改為前膽、針對及協同性。

內地觀察家認為,改革行先,大膽政策定調在在足夠,惟添加針對及協同,令三大定調似互有抵觸,或多或少反映,小川似有見步行步之感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