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2月26日星期三

交叉點


就如何界定中產,今日或多或少提供寶貴答案:財爺提過,飲咖啡、有品味是中產,預算案其實將範圍進一步收窄,品味與否一件事,香港做中產,財爺列明,符合資格者,係要被減糖,甚至咩都無!!

派糖背後原於舒困,經濟好,要還富於民、經濟差,要扶持,兩個原同因,得出相同的果,就係要派糖。

純粹公共財政管理,財爺理順市場,避免要有不必要預期,其實可以理解。

繼無補貼電費,差餉四減二之後,財爺明言,滅糖陸續有來,背後原來是為免將來要持續滅赤。

由曾俊華領導的小組、今次預算的財政狀況,超越本屆政府任期,直至2040年,橫跨廿多年。

跟據小組用了三套假設去做估算,最悲觀的一套,是政府按照目前的速度用錢,即是教育、社福、醫療,每年開支都有3%左右增長

這樣7年後、即是2021年,就會開始年年入不敷支,即是出現結構性財赤。

據了解小組預測是、如果七年後出現結構性財赤,再過十年即是2031年,財政儲備就會用完。

其實要講勇氣,今次財爺提出以GDP名義增長作為政府開支的「緊箍咒」,可說是勇氣可嘉!!

坦白講,以經濟增長預測而言,政府從來準繩度一般,去年增長只有百分之二點九,但今年就突然預期有三至四,審慎抑或樂觀,實在明顯。

固然施老闆有理,任何長遠預測,本質上都是注定錯誤,但今天先以未來預測,作為緊箍現有大花筒特首,其實背後正是反映阿爺早有計算: 平衡權力!

結果亦催生了一個「未來基金」。

即是將現在二千多億的土地基金作為基礎,每年盈餘再放一部分進去,即使將來持續入不敷支,都有後備錢可以開展基建。

政府會否出現結構性財赤,問題已經並不屬於討論階段,結論一:有,香港有結構財赤,但勝在好命。

零零、零一年,俞宗怡做掌櫃時講過儲備快將用乾,但十幾年後今日,香港儲備相當於政府二十二個月開支,較之前十八個月目標仲要多。

用財爺大花名目搞個「長遠財政計劃小組」,現時估算,如果政府開支增加,本港最多七年內有結構財赤,呢個作為減少開支增長伏筆是可以理解。

但財爺同前任英年、或當奴一模一樣,只談節流,不懂開源;十年前消費稅,似乎百分百肯定唔會重提,入境稅特首話未富先驕,但假設一年旅客人數一億,每人廿蚊,大大話話有百多億!!

香港避開從新稅種入手,去擴闊稅基,怕的是營商環境受影響,結果我地要硬食!!

剛才說過,阿爺認為有需要平衡權力。

有記性都記得,個多月前特首梁振英在同一個議事廳,提出大力扶貧。

「財政開支來說,我們今次是比較「大手筆」,但是我有信心,我們負擔得來。」

今天財爺的回應是:「我留意到有市民擔心,我們的支出增長過快,憂心香港會走向福利主義.」「政府「先使未來錢」,不單影響社會穩定,嚴重者更會禍及未來。」

其他不論加稅、甚至寄語未來,均顯得特區政府態度大有不同!!

特首說態度決定未來。

財爺就說「不信命運,但信機會。」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