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3月13日星期四

老百姓的GDP

)
兩會如期閉幕,今年特點是、預期過高、落實太少、落差太大。

連被認為應是高潮的總理記者會,亦在平淡之中結束。

李克強接受左十五條提問,當中差唔多三分一關於經濟、金融同商貿。

另外,亦有三分一係關於民生、政府改革同反腐。

心水清者會發現,反腐同對付霧霾內容同用的字眼,大部分內容都係喺上星期發表的工作報告提過,可以講無乜新意。

當然,經濟是總理強項,因此篇幅最多,例如回應FT記者提問,就第一次談違約風險無可避免、又首次講對付影子銀行,已排定時間表出手。

對不少財經媒體,呢幾句已經相當足夠,但對於經濟「硬著陸」以及「結構改革」的平衡,就似有保留。

「預期目標是7.5%左右。左右嘛,就是有彈性的,高一點,低一點,我是有容忍度的。我們不片面追求GDP,但是我們還是需要貼近老百姓的GDP。」

到底甚麼是「貼近老百GDP」? 說穿了不就是保就業? 所以總理專登用一個「零就業」家庭作例子,就是傳遞出一個「毫無生氣,沒有希望」的影像。

所以當上午說完要「有彈性」,下午出一系列經濟數據: 固定投資近十三年來最低、消費零售近十年來最差、工業生產亦是超過四年來最慢。

市場豈不是吃了驚風散? 連「克強經濟學」最重要指標、期內用電量只升5.5%,急速放緩2.8個百分點。

有大行推算,首兩個月的經濟增長只有7%,如果再無刺激方案,第二季甚至會低於7。

所以正如末日博士麥嘉華所指,如果經濟真是有7%以上 增長,內地股市豈會如此不濟? 商品價格又怎會大跌? 所以他推測實質增長,可能已跌至4%水平。

與之對比,前兩任總理朱鎔基同溫家寶,記者會上談笑風生,都講好多嘢,由政治改革、社會公平正義、到朱總說希望大家記得自己是一個清官,內容都多樣化,甚有個人色彩。

相比較起來,今次李克強予人的感覺,就過分平實。

甚至連去年的「壯士斷腕」、「改革進入攻堅期」、「背水一戰的氣概」,都一一欠缺。

在兩個小時不到的記者會裡,最表現到他個人風格的算是這一句:
「這也使我回想起30多年前,我在農村作村幹部,那時候起早貪黑、恨不得把每個勞動力,當天幹什麼都給定下來。
結果呢?到頭來就是吃不飽肚子」

可能就是這個溫飽情意結,令李克強對大家「吃飯」這個問題,多次流露出關切之情:
「中國人說民以食為天,所謂民是眾的意思,你們的肚子加起來、遠遠超過我一個人,還是要讓大家不能挨餓,並以此作結。」

李克強的風格、確實同佢前兩任好唔同,顯然背後與習近平習國家大權於一身、成為毛澤東以來,中國最具權力領袖,結果令李克強,變成一個技術官僚,只能夠在專長的經濟改革中,才有較大發揮空間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