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19日星期一

有生之年

資本主義及社會主義,其實一項分別在於剩餘價值演釋,資本主義社會制度,為剩餘價值再增值。而相反馬克斯一套認為,資本家只顧靠?削剩餘價值。

始終,環顧現實例子,伯南克仍然體現兼發揮資本主義,將剩餘價值再增值精神;年僅六十,以聯儲局主義之名,周遊列國演講,每場廿五萬美元,兩場酬金已經超越一年聯儲主局薪金。

In the Name of Fed Chairman,你肯俾錢,我肯講野,美國無論媒體或商界收酬金演講,既均真,又公平,比其他又收錢,又Hea講者,華爾街遊戲規則重來是,收錢就交足貨,那管是老調重彈,總之一聽只會「嘩」!!

於是,伯前主席一句有關佢有生之年,聯邦基金利率難復海嘯前四厘水平,被大戶認為Ben Ben送大禮。

無他,以現時零利率計,利率升至四厘,每次加四分一,要四年時間,但Ben哥假設有一百歲命,四年回復利率周期的進步,即時變成為四十年內都可會發生。有咩好過呢句呢???

四十年內保證零利率,震憾及吸引程度,比任何虛有其名的內地理財產品,電器一世保用、保證終用回報等等一樣級數。

同一時間,美國包保用,歐洲大減價,大派米,利率隨時會負,央行買債、低息融資隨時上馬。

咁無計,市場每隔一年,又接多張認證期權,保證有錢搵!!!

央行堅持通脹,堅持就業不理想,於是堅持不下七、八年搞大放水。結果,全球問題已經由收入分配,變為財富分配而成的貧富懸殊。

如果Narrow Down呢個Gap,其實已經屬於一個跨世代課題,例如瑞士一度就上調最低工資至相當於每月三萬九千港元表決,惟被否決。

法國學者Thomas Piketty近期著作Captial引來全球熱話。事關,該學者認為,最有效辦法解決或收窄懸殊,就是向富戶開刀,徵收最高八成富豪稅。

Piketty由於語出驚人,即時被自由派圍攻,尤其太多例子證明,重稅只會令經濟問題加劇!

但有關形成貧富懸殊問題,並且不斷加劑,Thomas Piketty見解跟主流學派其實無異,問題是源於Rate of return on capital投資資本回報,大於經濟回報Rate of growth  of the economy。

問題似乎好明朗,央行多年政策,只限於利好Rate of return on capital, 而非經濟。而更諷刺是,近一、兩年其實連Rate of return on capital亦每下愈況!! 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