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5月22日星期四

無懈可擊


匯豐中國PMI由48.1,升至49.7,一升就一點七,數字上叫亮麗、但跟以往多年五月份數字比較,數字上亦屬於仍不亮麗。

有別於以往,今次是大數可以挑剔,但細數幾乎無懈可擊:出口、新出口訂單升,產出指數四個月高位外,更大快人心為,用產出指數,扣除製成品存貨量的數字,由上月負三點三,變為正一點四,反映工業生產加快,企業更可能已由去庫存,過渡為增添存貨。

因應數據好,券商經濟師有幾下幾點;
一,預期之內,但仍有驚喜,但呢點擺明跌到地下執番沙一樣,都是死撐表現一樣,事關如果屬預期之內,點解會市場預期中位數只得四十八點二?
二,大部份均歸功於輕刺激政策開始收效、
而第三,大部份都繼續糾纏數據對降準啟示!!

無疑,內地近兩個月形同密集式微刺激政策,但疑點在於,匯豐數字以中小企為主,中小企豈可受惠於棚戶、顯著獲益於八千億鐵路開支?甚至國九條?

貨幣應否寬鬆,是否應該降準仍在爭辨之際,高盛提出或糾正一個問題,就是市場理應搞清楚Financial condition金融環境,及Funding condition資金環境兩者之分。

高盛提出,單單從金融環境各項指標來說,內地沒有收緊,反而是已經進一步寬鬆好一段時間。

高盛及法巴,同樣有一個所謂FMCI 指數;即Financial & Monetary Conditions Index,入面大概分成六大項;
包括債息曲線斜度、國債收益率、股票價格、實際借貸利率、M2,以及人民幣匯價。

從呢幾項分類亦可以結論,資金環境只是屬於金融環境一個組成部份,資金緊,不代表金融環境緊張。

觸發PMI改善,法巴及高盛均認為,實際金融環境寬鬆才是主要原因,而當中關鍵是人民幣匯價,實際跌幅其實接近半成。

正當人人以為人行玩調節預期之際,大和最早提出,人仔跌,實際是寬鬆政策的一種。法巴利用FMCI呢個金融及貨幣環境指數進一步引申,結論是人民幣早前貶值,其實作用相等於將市場利率推低一又二分之一厘,及令M2增長推上至百分之十三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