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4日星期三

拍枱



中央政府網站,有一則要聞甚為罕見。

文章繪形繪聲、引述總理李克強在主持國務院會議時,批評有地方官「為官不為」,抱著「只要不出事,寧願不做事」的態度、敷衍了事。

更反問官員、這樣做「不就是尸位素餐嗎?」

文章形容,說到激動時,李克強揮動拳頭。

有內地傳媒更引述、國務院高層人士指,李克強嬲到拍枱。

李克強連續兩次,在國務院會議上質疑,政策有否落實到位,事有湊巧,內容都以經濟為主。

就在5月的最後一次會議,他表明加大「定向降準」力度。

當然,大行策略師繼續流於全面降準機會率,貨幣政策是否有變,意義似乎已經不大。

而更老實在於,人行雖然強調貨幣政策不變,但從市場利率、資金淨投放等看來,寬鬆已成,而今回「定向降準」,或多或少,屬於有體面情況下,加大貨幣寬鬆力度。

分析師未有觸及問題在於,流動性充裕,根本並未有引申到信貸充裕;內地有內地長期利息依然高企、歐美有歐美不斷出現,有錢無人借局面。

基於貨幣政策成癮,全球央行由中、歐牽頭,開始醞釀一個新階段,就是定向寬鬆:內地而言,有單有據,有真正用途,可獲放水,歐洲而言,醞釀新一輛定向LTRO,不作貸款,銀行要被罰息。

如果央行資產負債表膨漲,等於QE的話,人行根本未有停止QE;以往幾年用干預匯市,購入外匯,但人民幣波動了,新增佔款減少了,人行現時QE,其實在於直接「谷水」,向銀行再融資。

如果當局停發央票,貨幣基礎及人行資產負債表會同步上升,若發的話,央行資產負債表升幅會落後,但貨幣基礎依然膨漲。

瑞穗沈建光說得好,國務院及人行,只談差別及定向,不提全面,是基於兩點:
一,央行對商業銀行已投不信任一票,正因如此,才會引來總理拍檯大罵,而且全面就等於影子銀行升溫。
二,差別降準亦跟全面降準幾乎等同,皆因基於條件符合大前題下獲降準,有貸款等於有生意的話,你估銀行仲食古不化嗎?當然點做都做到條件符合啦!!

人行是否開倒車? 當中值得深思是打從四月起,推進改革及保增長,兩者次序已經對調。

留意的話,由農村定向降準、棚戶、基建投資搵國開行、以及盛傳曾定向注資國開行,另加今次定向降準,人行職能不能否認,已經臨時身兼商業銀行角色。

中金「貼」未來一批潛在政策可圈可點,包括中小企貸款利息補貼、指定按揭利率等等,但別無他選之下,年年大量放水,但水年年被蒸發於無形,環球零八年起量寬又量寬,數百萬億計,事到如今,大可總結一句,伯南克當日假手於金融機構的QE、 QE、再QE宣告失效。

若人行半商業銀行職能稱職,定向降準事成,或者我們會見到更多環球央行用各種各樣方式,兼任商業銀行。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