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4日星期三

評級機構

歷史不斷重複,現在亦建基於歷史,單單今年短短幾個月,好幾件事,製造而成的元素,及其影響,往後歷史隨時會有記載。

環球而言、美、中、日、俄,又加零星而又不斷的地緣局勢、甚至被稱為新冷靜秩序,往後怎樣走,不得而知,惟因應頭幾個月,幾件事情,醞釀發生的,至少在市場層面,已經逐步成型。

中、美對峙,中央堅定不移表明,網絡安全是寸步不讓,國產替代概念抬頭,而因應反圍堵,G7隨時譴遣責中國,全球經濟一體化亦可以隨時空有其名。

而適逄俄羅斯挑起烏克蘭問題,中、俄走在一起,先有天然氣,繼而中、俄正加快推動金磚大聯盟,會否一如分析預期,在IMF之下,另起一個小IMF?值得留意。

俄羅斯被美國制裁,而奧巴馬表明增加歐洲駐軍,於是據報促成兩件事:
一,金磚銀行盡快成立。
二,中、俄首次透露,即將籌組一間初期屬於兩國,將來屬於歐美陣營以外的評級機構。

俄羅斯財長對中、俄評級機構成立之回應簡單而直接,很快、很快。

觸發點固然在於烏克蘭事件後,俄羅斯因政治理由,被評級機構大降評級,至僅僅較垃圾高一級,堂堂資源大國,顏面何存!

有關評級機構具體情況,中、俄守口如瓶,但據報雙方評劃是用一加一等於超級一模式,由一間俄羅斯,再加中間現有中資做基礎,而代表中方出戰評級機構戰團,正正是大名鼎鼎的大公國際。

評級機構籌建,有跟財經新聞朋友每每時有所聞,但一直空中樓閣,事關搞一間公司易,做一間評級機構問題亦不大,但成立並且被廣泛採用其評級,老老實實是說易行難,否則的話,由亞洲金融風暴至今十七年左右,區內評級機構始終是零成交。

無疑,市場是一個大市場,但真正有市場話事權的,實際有如俱樂部,事關全球股、債市場,定價能力不在中國,不在俄羅斯、印度,而是美國、歐洲。

以發債為例,即使發債體是中、俄,但買家,落單,一定是西方。

西方投資者豈會願意只參考中、俄評級去做衡量標準?

而全球放水,放水,不斷放水,債券市場已經價格錯配,歐美大部份債價是否超乎基本價格,不言而喻。

從呢個方向想,歐美繼續非正常之政策一日,全球根本毋須有要評級機構存在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