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6月6日星期五

負利率時代


事到如今,全球央行就貨幣政策正常化問題上,不斷拉布,已經是不能否定的事實。

由避免信貸崩潰、到救金融體系、繼續要刺激經濟、再指要創造就業,到現在又大打通縮牌。

總之,每次寬鬆,總有借口,總是振振有辭!

德拉吉為全球主要央行立下破天荒, 大行其負利率政策,震憾性其實僅屬於報道標題,觀乎市場反應,歐元表現,近乎宣佈德拉吉無料到也!!

歐洲行從放鬆流動性、降低融資成本、及鼓勵借貸三方面著手,既負利率、亦增設特定長期融資規模,並堅稱買了的債不會沖銷。

無疑,負利率說來驚人,但零息環境下,銀行借貸活動低迷,現在比零息僅僅低多零點一厘,難道足以改寫局面?

資產市場上升,人人高呼央行好波,惟若干年後,恐怕亦有人會極力數偉大央行的不是。

央行不斷強調想解決問題,但其實連問題本身,他們亦未能好好解釋。例如,為什麼市民層面感受物價高企,通脹數字卻未有反映?

為何資產升,財富效應未能傳導?又幹什麼批發層面融資成本僅僅一厘左右,但到零售層面要五厘?

德拉吉高盛出身,從其所謂強而有力方案可看,央行又再次放水予銀行大炒大賣。

以最新四千億歐元定向長期融資計劃 LTRO為例,成本只需再融資利率再加廿五點子,毋須半厘,銀行只要左手攞錢,右手買豬債,現水平計,利差利潤只少輕輕鬆鬆袋三厘,即使銀行最終被發現未有將資金投入實體經濟,大不了咪二零一六還錢!!

央行一方面要銀行放貸,一方面資本要求限制銀行放貸,本身已極度精神分裂。

央行如果堅持印錢解決問題,越寬鬆,越有轉機,倒不如直接了當向市民派息,向企業直接批出貸款,而非假手銀行。

到底目前是既有問題,不能刺激需求,抑或需求根本有問題?似乎頗值得思考。

西方成熟市場資產價格,跟新興市場升幅,其實大致等於,但新興市場有通脹,成熟市場無,撇除經濟增長因素,根本問題在於西方社會人口老化問題加劇,人老左,當然洗費少。

央行要成功解決通脹,恐怕不止要印錢,印錢,而是要用3D影印機,複印更多人類,去製造新一批需求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