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24日星期四

內鬥


金融時報對渣打死咬不放,由早前主席及行政總裁不和,到淡馬錫不滿管理層,繼而系列報道官廷內鬥、業務被對手爬頭、總部設在倫敦不切實際。

到最新回歸起步點,主席及行政總裁二揀一,是旦一個要Out,而矛頭直指冼博德。

面對車輪式炮轟,渣打按不著,終於以聲明回聲,但重點不是否認,而是原文最後一句:
No succession planning is taking place as a result of recent investor pressure。

簡單講,渣打未有成功Kill the story,反而直接證實,Yes,我係俾股東施壓!!

打強調,董事會對管理層堅信不移,變相將對立面,由僅限於股東及管理層之間,進一步擴大到整間公司及其投資者,擺明拉埋董事會落水。

金融時報筆下,麥定思熟財務,有經驗,但因為權鬥離職,冼博德僅為顧問出身,銀行經驗不多,而且太自我中心。

至於副行政總裁里斯愛炫耀,而且過份進取、至於主席莊貝思,由頭到尾係Retail人,但他之前掌管多間零售品牌,正正是渣打大客戶及投資者。

誰可留底,誰人要炒,大致可以推斷。

由於報道太多內線材料,更一度以為撰寫報道記者,本身就是渣打人,很明顯,渣打連載負面報道,最大觸發點並非股東不滿,而是內鬥已屆臨界點,並且到達你死我亡式階段。

除非董事局有能力控制場面,拆局開盤,冼博德年內必然Say Bye!!

有人問,點解只係冼博德,而非里斯,有關問題,正正屬於造成渣打當前問題的最大問題。

須知,渣打雖則英資大Bank,但美資風格,兼營運類似投行,地區主管、甚至CEO,功能往往只限Manage公司運作,及對外發言,但內部權力,卻由部門盈利定奪,里斯上位,原因正正在於此。

由於不同部門,等同不同盈利製造單位,部門之間爭表現,鬥不和是正常不過。

本應,機構間間如是,但渣打衰兩範:
一,CEO太軟弱,據稱亦不善於搞投資者關係,內部亦認為未夠班;
二,董事會制衡能力極低。

同意的話,若淡馬鍚及安本不滿渣打,矛頭對象應該首推渣打整個董事會,既無監察能力,亦無「擺平」功能。

的確,正如淡馬鍚之前關心,一間國際大銀行,董事會近半成員屬於管理層,自己友管自己友,渣打基本上已經由下至上,由公司辦公室,鬥到董事會會議室!

十年黃金光景,實屬可惜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