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7月7日星期一

逆周期之父

陳德霖以五年任期總結,撰寫系列文章,先概括五年工作,繼而預告會談談逆周期監管及金融穩定、銀行業監管模式、外匯基金、本港競爭力,最後會來一份mission statement,對下一個五年願景及目標。

內容的確豐富,題材亦惹人興趣,五年總結如果成為一個推動理由的話,絕對值得予以支持。

一個小統計,由觀點易名為匯思網上專欄,五年來匯思文章絕不定期,這二百多個星期內,合共文章僅僅五十篇,而由陳德霖著名只得二十一份。

亦即,因為有五年結題材,八十八樓匯思文章數目,會即將較五年總和大增兩成八,到下一個五年徹底了結,陳總出書有望!!

平心而論,陳德霖對穩定金融有貢獻,而交待五年工作首篇文章內,他亦大談因熱錢大量流入,資產價格暴升,而要令金管局採取限按揭、強管理等逆周期政策。

他表明,逆周期政策國際間認受性越來越高,並舉例英倫銀行均加入要求收緊按揭。

中環人笑言,陳總似有自封「逆周期之父」之感。

但逆周期之父呢家野係咪可以自封?資深銀行界不表認同,諸如九十年代樓市火熱,簡達恒加黃星華亦有一系列逆周期佳作。

再者,所謂逆周期政策,成功凍結市場,跟成功扭轉市場亢奮不能兩者混為一談。陳氏逆周
之父模式,極其量是凍結市場,期間樓價上升預期、及資金流入兩個周期,從未有明顯逆轉。

英倫銀行限制按揭前,內部有過重大討論,尤其央行是否過份介入行政措施運用,從而成為政治棋子,所以一直有保留,最後因為歐思邦硬推而就範。

無疑,全球央行均美其名推逆周期,銀行資本要求、貸款審批等等,但逆周期本質上百分百等同於反市場,值得自豪嗎?

陳德霖形容得好,整個金融市場分成三部份的話,貨幣是血液、銀行是心臟、支付系統是血管。

如果環顧三者的話,本港問題來自血液,是港元聯繫匯率制度構成的血液問題,令本港貨幣基礎增幅幾乎冠絕全球,再多三、五、七個逆周期政策亦於事難保。

與其甘於做一個逆周期之父,未來五年人仔更國際化、香港面對競爭壓力更大、金融以至政經環境亦會更複雜。

但願陳氏能夠走出逆周期虛名,做一個前瞻之總裁,為本港表面風光部份問題,徹底做血液淨化!!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