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

央改

央改等同投資機會,惟並不等同於釋放潛力、提升營運及增加創造力。

內地央改所謂混合制,其實流於夾錢做生意階段,首要目標是錢,提升效益或者次要。

無疑,混合某程度上等於攤薄,攤薄中央大股東、中央企業色彩。但現實而言,淡化政府控
制不等於營運提升,而政府控制或規劃,與效率、創新及股東價值亦並不構成抵觸。

例如,四小龍新加坡:上至銀行、下至商場營運,全部涉及企業均由政府大股東,但相安無事,營運亦拍得著國際一線企業水平。

對內地來說,央企改革目前可能僅處於減肥階段,並且減低中央及地方政府財政壓力。

但更核心問題是資金投入及資金回報並不成正比,而有關問題區內尤為普遍。

要提升內地經濟軟實力及話語權,內地所謂央改,其實更有需要擴散至包括民間資金營運在內的全國性企業層面。

以生產工序為例,十三億人口原本為賣點,但十三億人口最低工資上升,工人訴求等等,代價是延誤、及成本上升。

成熟工業國以日本及南韓為例,每一千名工人,平均同時有三百套機械生產設備配合,內地只得二十三。工序機械人代央企無可能做,但民企可以,若能提升生產力,減省成本及提升
效率後,下一步是自家貨品、自家品牌。

全亞洲,甚至日本,根本OEM起家,所不之處是,別人在數十年OEM打底後,會建立自家品牌,並獲得軟實力,我國來來去去,可以頂盡得聯想,抄襲一律不包容在內!!

南韓及台灣在協助OEM轉型上頗為成功,有別於中國打反傾銷,南國、台灣重點以政策、優惠,養企業。提起兩個市場,令其台灣,除電子產品外,其實近年打造最少兩大單車品牌。

單車平均車價比十年前上升七成六,而台灣全國六百多間單車製造商,Giant、Merida就成功由七十年代來料加工,變成國際品牌,世界冠軍亦攞個幾次。

真正企業改革,其實是企業,特別管理層從心的變革,而非市場的金錢堆砌而成。

無提升效率,強化品牌的心,做一千幾百次混改,結果其實一樣,難道中國甘於當一個chinese
cheap apple ?

沒有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