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4年8月27日星期三

大豆巨災


誰說央改勝一切,誰說央改成催化?內地可能有此想法,但投資者越不認同,中糧控股正正例子,即使點名成為央改股,業績不濟,格殺勿論。

六零六呢個股份代號或者太邪,善忘的你,或者忘記當日炒得如痴如醉的東寧,股份代號正正是六零六,而換上今日掛相同代號,中糧雖屬國家級,但暫時似比當年的六零六,只談概念,並無效益。

上半年,中糧期貨公允值輸十多億、匯兌輸數億,但更實在是,半年營業額有四百四十九億,但成本同時有四百三十二億,相當於做一蚊生意,要九毫六子成本!!

正因如此,中央點名中糧做央改股不無道理。首先,上半年極蝕,業績公佈後三分鐘,再出一個技驚四座盈警,一個月內蝕近四億。

其次,半年毛利率只有百分之三點四,富智康亦不如,任何一位新創業人士,經營毛利隨時輸盡寧高寧一百條街。

低毛利、巨額虧損,固然代表股價捱沽,但公司層面上,有所謂kitchen sink,做到條數咁醜,或者downside再有限。

中糧老實,價格倒掛,豆價波動,導致業績血流成河,慘不忍睹,反映中資公司其實一個老問題,風險管理差、對沖技巧近零,而最斷正及致命為,中資公司特性,及理念,是資源、商品誠可貴,股錢愈貴念愈追。

中糧半年,甚至全年業績死因,肯定是年初高位買入大批大豆,事件重溫,年初環球大鬧厄爾尼諾現象、中資券商間間預視軟性商品爆升,結果不消幾個月,好景不常,大豆為首農產品商品急跌,年內至今累積跌一成七。

豆價跌,本應對中糧極之有利,可惜中糧背負貴豆包袱。再番查大豆死因,關鍵日子其實在於今年六月三十日,香港近回歸紀念,中糧卻面對大豆巨災,當日大豆期貨急跌百分之六,五年最大跌幅,中糧單單該日,就虧損六億港元。

中糧被大豆累,大豆被芝加哥交易所累,故此中糧最大敵人,其實來自期貨大戶。內地老早睇穿有關問題,不斷收購,不斷希望可以左右議價能力,如是者,李小加滬港通後或另有任務?!

這是最壞時機,這是最好時侯,中糧如果連kitchen sink都搞埋,絕對可以觸發媽媽大發慈悲之心,盡快重組、盡快注資,而最大機會是注入早前收購的萊寶農產品業務。

多間券商提及,萊寶跟現在六零六核心業務最有協同,而更重要是,兩間公司已近海軍鬥水兵階段!!

沒有留言: